景深。

揣崽的死对头你别碰瓷(1)

双总裁互攻生子预警

开局即揣包


  “砰!”


  四周拍照声乍起,原因是两辆豪车前脸贴了后屁股,在大马路上就这么追了尾。


  苏晨制止了司机想去找后面追尾那兄弟追责的动作,一脸兴味地下了车。


  他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车牌号,人快笑没了,施施然迈下去,到那人车前敲了敲车窗:“帅哥,撞了人不赔哈?”


  真是服了这人。秦暮略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上衣,深吸一口气,打开车窗:“你差不多行了。”


  “那可不行,”苏晨戏谑道,“我车贵着呢,你这可是全责。”


  秦暮当然不是不赔,粗扫了一眼,“改天打你账上。”


  “那行~”苏晨一扯车门挤进副驾,示意自己的司机送车去维修,“秦大总裁怎么自己开车?这么孤独?”


  “与你无关。”秦暮不留情面道。


  “哪能啊,咱在床上打架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苏晨笑嘻嘻道。


  秦暮脑门的青筋隐隐往外爆。


  “秦总去哪儿啊?”


  秦总去哪儿,秦总揉了揉鼓胀的肚皮,心说秦总去医院。


  俩人算是铁打的死对头,偏偏五个月前被人算计着阴差阳错上了床,都不是什么屈居人下的人,一人上了对方一次,事后抽根烟说就算扯平,当什么都没发生。


  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想起来都膈应。


  打那以后没见过面,苏晨似乎出国去了,秦暮偏偏查出来竟然怀了孕。


  秦暮那么大一总裁愣是缓了半个月才接受,虽然说男人有几率怀孕,但远比女性低,谁能想到难得跟人上个床就能怀上了呢。


  秦暮虽然没想过自己怀孕生子,但是也没想过娶老婆,能有个孩子自然不错,就顺理成章地决定生下来。


  “不去哪儿,”秦暮眉心蹙着,心想这次孕检是泡了汤,“我要回家,怎么,苏总跟我一起吗?”


  “可以哦。”苏晨厚颜无耻道。


  秦暮这辆车性能比较好,把苏晨的车撞得几乎废了,自己还能正常驾驶。


  似乎受了撞击的影响,秦暮肚子里的小东西迟钝地动起来,活跃得很。


  “苏总似乎很闲。”秦暮忍耐着胎动的不适说道。


  “也不是很闲啦,”苏晨诚心想膈应他,眯着那双风流的桃花眼,“就是有点想念秦总,那一晚我记忆犹新呀。”


  秦暮难得爆了粗:“你就那么欠艹?”


  “嗯哼~”论斗嘴苏晨就没输过,“怎么啦,秦总不想我嘛~” 


  “……”秦暮忍无可忍,“你有病吧?”


  苏晨捧心:“相思病——”


  秦暮:“滚!”



  


  苏晨还是没能跟着秦暮深回家,只被人扔在了路边,半个小时不到就收到了笔不菲的赔偿金,是车子的补偿。


  他哼笑着叫了司机来接,在路边无聊地踢着小石子,让秦暮吃瘪这件事似乎让他很愉悦,哪怕是撞坏了自己的爱车。


  苏晨又忍不住想起秦暮来,发觉这人似乎瘦了点,脸看着更帅更立体了。


  这位坏脾气的老朋友,在床下的样子也蛮好看的嘛。


  苏晨想:为什么以前就没发现。


  因为以前只顾着背地里互骂,当着面干架了。


  上学那会儿一直同校,别人说起来是校友,他俩就算了吧,年级第一第二,学生会主席副主席,当个班长都是主副班长,说句不好听的,上厕所都在竞争。


  这么多年有输有赢吧,家里人喜欢把俩人放一起比较,这就意味着竞争不只存在于学校,关系更加水深火热。


  王不见王,俩人互相是一点都欣赏不来。


  毕了业交集少了,关系才算是稍微和缓下来。


  如果不是这场意外,苏晨对秦暮一点兴趣都没有,倒是现在,一张死人脸露出情欲的样子时不时出现在梦里。


  勾人得要命。

评论(2)

热度(145)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