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

揣崽的死对头你别碰瓷(2)

互攻生子


  “什么?车祸?”


  “没那么严重,”秦暮轻柔地摸了摸宽大卫衣下的腹部,说,“不小心追尾了,没受伤。”


  “追尾还不严重?”秦盛那边收拾东西的声音停下来,语重心长地说,“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必须格外注意点,知道吗你?”


  秦暮嗯了一声。


  “算了吧,”秦盛说,“明天还是来我这边做个检查,你可真不让人省心。”


  秦暮简单应下,挂了电话。


  怀孕这事儿他没想瞒着,也瞒不住,不是没考虑过苏晨对孩子的态度,但是这本身就是个意外,苏晨年纪轻轻估计不想英年早当爹。


  秦暮是这么想的,并且觉得自己养这个孩子没有任何困难,不需要另一个人参与。


  他觉得自己相当为苏晨考虑了。


  你要说问起来怎么办?问就告诉他,反正孩子没在他肚子里,又抢不走。


  再说,虽然秦暮不愿意承认,但是这小混蛋确实有知情权。


  但如果可能的话,秦暮不想给苏晨的生活带来任何变故。



  “情况不错,”秦盛把金属头从他肚子上移开,“但你可别自己开车了,这次是走运,要有下次你哭都来不及。”


  秦盛是秦暮的二叔,专研妇科,出了名的圣手。


  “知道,”秦暮自己坐起来,把肚子上的耦合剂擦干净,“司机家里有事。”


  “另找人,不行坐地铁都别开车了,肚子大了自个儿都不注意,我看着你就烦。”秦盛捏着鼻子嫌弃道。


  秦暮耸耸肩,不太在意。


  “你真不告诉孩子他爹啊?”秦盛八卦道,“怀孕可不容易。”


  “怀孕而已,哪这么娇气,”秦暮遮住肚子,整理上衣,“孩子是我自己想要的,跟人家有什么关系。”


  秦盛说:“嘿你这孩子,没关系孩子哪来的,跟你叔还藏着掖着。”


  秦暮说:“没,怕你跟你那群老哥们儿八卦。”


  “……我哪有那么八卦!”秦盛又小声说,“林家那小姑娘这两天可回国了,没找你去?”


  “……”秦暮无语地看向他,眼神里写满了“你还不八卦?”。


  “啧,我就问问。”


  “没找我,就说有个洗尘宴,办party,约我去玩。”秦暮回想道。


  秦盛听见又“嘿嘿”笑了,“那小丫头高中追过你吧?”


  秦暮掀了外套就往外走,秦盛喊他:“去玩就去玩,别喝酒听见没?”





  林诗霁是秦暮的高中同学,哦,也是苏晨的高中同学。


  所以再次和苏晨碰面,并不是很令人吃惊。


  秦暮想:就算不是同学,都是京都的豪门圈子,碰见也不是多奇怪的事。


  “秦暮哥!”林诗霁似乎变漂亮了许多,看见他就朝他挥手,一身宝石蓝的短款包臀裙把婀娜的身材包裹得淋漓尽致。


  秦暮大步走过去,没看她身边挽着的男人,只与她碰了碰手里的高脚杯。


  “诗霁,好久不见,”他彬彬有礼道,“在国外还好吗?”


  林诗霁捂嘴笑道:“当然好啦,我都长胖啦。”


  秦暮说:“哪里,你很漂亮。”


  “真的吗?谢谢秦暮哥!你也很帅!”林诗霁玩笑道,“不过是不是酒局太多了,你发福了哦~”


  秦暮并没有感到冒犯,只笑了笑,挽着林诗霁手的苏晨啧啧称奇:“哇哦,原来秦大冰山只是不喜欢对我笑,我好伤心。”


  秦暮一个眼神都没给他,和林诗霁打了招呼就一个人躲到角落里去了,他手里拿着香槟却没有喝,只是免得侍者端着酒跟着他。


  自打肚子显怀之后他体力大不如前,这又是夜里,精神也疲乏得很。


  他意识有点昏沉,直到苏晨凑到他面前才意识到。


  “……”秦暮一怔,显然被吓到了,肚子里的胎动也开始剧烈起来,语气不善道,“你干什么?”


  “我怎么了?”苏晨无辜道,“秦总不是有什么亏心事吧,想什么还会被我吓到。”


  秦暮肚子里揣着他的崽子,倒确实算个亏心事,闻言便不说话了。


  “还真有,”苏晨笑了,“秦暮哥哥光明磊落的一个大人物,还干亏心事啦?”


  秦暮无语。


  “怎么,”苏晨揶揄道,“背着我跟人偷情?”


  “……”秦暮忍无可忍道,“你真觉得这种低级趣味很好笑吗?”


  “咳咳,”苏晨正色道,“不好笑,一点都不好笑。”


  他又凑近了些:“打个商量吧哥。”


  秦暮忍耐:“你离远些。”


  “不嘛,”苏晨毫不羞耻地说,“秦暮哥哥,我想睡你。”


  秦暮像看傻子似的看了他一会儿,烦躁地推开他,逃也似的离开了宴会。


  苏晨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心想该先让好哥哥健健身,才几个月没见,肚子都起来了。


  ……他突然跟个傻子似的愣住了。


  苏晨皱着眉心想:不能吧。





评论(2)

热度(106)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