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

揣崽的死对头你别碰瓷(3)

  互攻生子


  秦家爸妈知道秦暮怀孕的事情,家里对子女的感情生活相当开明,虽然知道有人让秦暮怀了孩子很吃惊,但也欣然接受了。


  唯一让二老不理解的就是秦暮坚持不说孩子的另一个父亲是谁。


  秦父啜了口杯里的茶,看秦暮也去喝,扬声问自己老伴儿:“他妈,秦暮现在能喝茶吗?”


  秦暮无奈地把茶杯放下了。


  自打父母知道他怀孕,每次回家都这不能碰,那不能碰,明明他自己住着也没那么多忌讳。


  秦母拿着秦暮的大衣走过来,数落道:“说过多少次了,尽量别喝茶,酒和咖啡也不能碰,你这臭小子就是说不听。”


  秦暮悻悻地摸了摸鼻梁:“哦,知道了。”


  “你就会说这一句,”秦母骂他,“你知道什么呀?孙子都弄出来了,儿媳妇还没着落,男的就男的呗,我和你爸连你怀孕都接受了还有什么接受不了的。”


  秦暮解释道:“我说过了,这就是个意外。”


  “意外意外,”秦母说,“你就知道敷衍我老俩,我是你亲妈,你不愿意跟人上床谁能强迫你啊!”


  “我就算是愿意,”秦暮低声道,“那也是意外。”


  秦母说:“说别的没用,你今年必须得结婚,孩子生了立马结,你甭跟我扯什么大道理,说不想祸害人家小姑娘,你不愿意祸害别人,就把孩子亲爹找来!”


  秦暮闷着脑袋不敢搭话。


  秦母:“听见没啊?”


  “……听见了。”


  秦父狗腿地给老婆倒了茶递上去:“消消气,消消气。”


  秦母喝了口茶,语气稍微缓和了些,吐槽道:“气死我了,苏晨他妈刚跟我打电话,好一顿炫耀,说他们家苏晨马上要订婚了,说未婚妻如何如何好,结婚怎么了,我还马上要抱孙子了呢。”


  “谁要结婚了?”秦暮抬头问,表情有点不悦。


  “苏晨呗,”秦母说,“你不能忘了吧,就你们玩得挺好的那个小孩儿,你瞅瞅人家,长得好看还会来事儿,你再看看你。”


  秦暮若有所思。


  “你想什么呢,”秦母指着他说,“别这么坐!跟你说多少次了,跷二郎腿得压着我宝贝孙子了,你有没有点自觉?”


  秦暮把腿放下,乖觉地冲他妈笑了笑。


  秦母却一副血压飙升的样子:“你别冲我笑,看见你我就气得头疼。”


  秦暮收了笑,“我去厨房看看阿姨饭好了没。”


  秦父收到他的暗示跟了出去,秦暮低声问:“我妈这怎么了,不是她叫我回来的么?”


  “嗨呀,”秦父也压低声音,“小姐妹攀比呗,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妈盼你结婚多少年了,苏晨这一有信儿,可不把她气着了吗?”


  “有什么好比较的,”秦暮说,“我真不打算找人结婚。”


  “你妈的话,你听听就算了,”秦父叹气,“反正有孩子了,等孩子出来,鸡飞狗跳安生不了,她就催不了你了。”


  秦暮认可地点了点头,深觉姜还是老的辣。


  “行了行了,”秦父催促道,“回自己屋歇着吧,有身子自己多当心点,别什么都让你妈惦记 。”


  秦暮“诶”了一声,回自己屋了。


  秦暮估计自己母上大人是更年期了,脾气这么暴躁,苏晨他妈妈也是,订个婚有什么好炫耀的。


  秦暮想起苏晨要订婚了,心里有点说不上来的气恼,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他很明确的知道自己不喜欢苏晨,两个人也不过是上过一次床的关系。


  哦,还是经年的死对头。


  在家里陪着父母吃了顿饭,秦暮就又回自己的公寓去了。


  回去的时候才发现对面的住户换了人,正有搬家公司跑上跑下地搬运行李。


  他没怎么细看,也怕被人冲撞到,径自回了自己家。

  




  五个月的肚子已经不算小了,秦暮向来喜欢修身的衣服,又记不起来自己去买新衣服,秦母就为他购置了一堆休闲宽松款的居家服。


  因此秦暮穿着印着可爱小宇航员图案的大t恤开门时,苏晨属实被惊到了。


  “你这是……”苏晨憋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搞笑了秦暮哈哈哈哈哈……”


  秦暮脸黑了,沉声道:“你是不是有病?”


  苏晨本来没想笑,一笑就停不下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哈哈哈你三岁吗?”


  秦暮抬手便要关门。


  “别别别,”苏晨抵住门框,“咳咳我不笑了。”


  “你来干什么?”秦暮问。


  “拜访一下新邻居,”苏晨嬉皮笑脸道,“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你……”秦暮刚想制止,苏晨已经从他的门缝里挤进来了。


  “哇哦~”苏晨看着眼前的极简风,“黑白灰,不愧是你。”


  秦暮依旧是臭着脸,环着手臂一副“赶紧滚”的架势。


  苏晨没忘了正事,目光谨慎地看向秦暮宽大T恤都遮不住的腹部,又谨慎地开口:“哥,你这肚子,不能是啤酒肚吧?”


  这是什么鬼问题,秦暮一脸不耐,指了指门口示意好走不送。


  苏晨眼珠子转了转,猛地凑近要上手摸,秦暮哪能乖乖站着让他摸,迅速后退了一步,却似乎没站稳,身子猛地后仰。


  他瞳孔刹那间放大了,说时迟那时快,待秦暮反应过来,苏晨已经揽住了他的腰。


  秦暮冷汗都吓出来了,俊脸一片煞白,苏晨还以为他不舒服,忙道:“怎么了怎么了,哪里难受?”


  “……没有,”秦暮缓慢地从他怀抱里脱离,惊魂未定地站稳了,下意识摸了摸浑身上下最脆弱的肚子,“没事。”


  苏晨知道他没事了,又开始饶有趣味地盯着他肚子看。


  “别看了,”秦暮低声道,“有什么好看的。”


  苏晨干脆问道:“我就问你一句,你别骗我,你是不是……”


  “是,”秦暮本来就没打算能隐瞒,破罐子破摔,“我是怀孕了。”


  他几大步走到沙发前坐下,给自己倒了杯白水。


  苏晨跟过去坐在他旁边,因为心有猜测,倒没觉得多吃惊,只是觉得有点好笑:“你生气了?”


  秦暮黑着脸:“没有。”


  这哪像没有啊……


  苏晨觉得更好笑了,秦暮现在就像个大肚子青蛙,鼓着脸在这儿气得说不出话来。


  “喂,”苏晨说,“你揣着我的孩子不告诉我,我还没生气呢,你气什么?”


  “我说了我没生气,”秦暮反驳道,“你凭什么生气,这是我的孩子,跟你没半毛钱关系。”


  这苏晨可就不乐意了。


  “你自己听听你说的这像话吗?”苏晨问他,“没我你一个人能有孩子?”


  他又突然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我懂了,你想自己养孩子,压根就没想过我是吧?”


  虽然秦暮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必然是不能承认,他又闷着不吭气了。


  苏晨见他不说话,知道这就是默认了,一时真有点怒气上头,站起来大声道:“怎么着?要不是我发现了,你还真就一辈子不想跟我说呗?到时候孩子出生了我还得来随份子是吧?将来见了面管我叫叔?咱也算是认识这么多年了,我怎么不知道你是这么自私一人呐秦暮?”


  “……”秦暮哪能就这么听他数落,立马也站起来,“我自私?你都要结婚了你说我自私?你将来怎么都得结婚我给你莫名其妙添个孩子算怎么回事?”


  两个人身高相仿,就这么站着,吵架的劲儿立马就起来了。


  “你听谁说我结婚,”苏晨纳了闷了,“我看你平时闷不吭气儿,脑子里歪理怎么一套一套的?”


  “反正你都要结婚的,一个孩子而已,我秦暮又不是养不起。”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秦暮眼眶一酸,泪珠子就滚下来了,他第一反应就是觉得丢人,侧过脸抬手一阵猛擦。


  “不是,”苏晨震惊道,“你哭了?”


  秦暮哽咽道:“你眼瞎吧,我没有!”


  苏晨:“……?”


  苏晨是真的惊呆了,当年打架打进医院都没见过秦暮掉眼泪,这么多年都是张扑克脸,笑倒是少有见过,哭这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次。


  本来剑拔弩张的气氛又因为这莫名其妙的眼泪散了。


  苏晨扒拉开秦暮的手,眼睛还湿漉漉地红着,跟那张标配的霸总脸真是十足的违和。


  “滚开!”秦暮怒道,“滚!”


  苏晨刚升起的怜惜之情就又没了。


  “行,”苏晨说,“你可真行,秦暮,我算是服了。”


  秦暮犹带着泪花的眼冷冷看着他。


  “这孩子的事儿咱俩没完,”苏晨猝不及防的凑近在他嘴上猛地咬了一口,“没完!”


  说完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


  秦暮被他咬得嘴疼,心想,有病。




晨晨惊讶脸:你哭啦?

暮暮呲牙:闭嘴,你瞎了!

评论(5)

热度(143)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