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

揣崽的死对头你别碰瓷(4)

互攻生子


  还真是没完,苏晨反正是搬到了他对面,天天往他门口扔东西,什么婴儿车防滑垫奶粉奶粉瓶,那是干嘛的都有放哪的都有。


  秦暮很快忍无可忍了,从公司回来衣服都没换,看见门口又堆了堆新“垃圾”就心烦,对着对过儿的门一阵猛敲。


  “你到底想干嘛?”秦暮皱着眉问。


  “和你一起养孩子啊,”苏晨一脸轻松,“我不是说过了吗,这,事,没,完。”


  “你脑子没问题吧,”秦暮说,“孩子还在我肚子里,你养空气?”


  “总得提前准备吧,”苏晨淡定道,“反正迟早用得上。”


  “以后别再往我门口堆了,”秦暮说,“你愿意要就自己留着吧。”


  他转身就想走,苏晨却一伸手臂揽着腰把他拉过去了。


  苏晨知道他顾忌孩子不敢挣扎,其实也没用多大力气。


  “苏晨!”秦暮冷声道,“放开我。”


  “放开你?”苏晨反问,“好啊,咱们好好谈谈,谈完了我就放开。”


  秦暮推开他的手,整了整衣领,说:“如果你想谈孩子的事,免谈。”


  苏晨却说:“行,那不谈孩子,谈谈咱俩吧。”


  秦暮被他拉着进了屋,苏晨这边装修还没翻新,原主人家很喜欢欧式田园风,相比起秦暮的房子要有人情味得多。


  刚坐定,苏晨第一句话就让秦暮想拍屁股走人。


  “我想追你,秦暮。”


  秦暮简直无语,问:“你这又是什么新招数,幼不幼稚?”


  苏晨笑了:“别介,我认真的,我发现你真没那么讨厌,我甚至有点喜欢,还挺想跟你试试的。”


  秦暮冷眼看着他,似乎一句都不信。


  “你怎么不信呢,”苏晨解释,“你看咱俩好歹也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穿开裆裤长大的,我喜欢你多正常一事儿啊、”


  “你接着说,我听着呢,”秦暮说,“我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来。”


  “害,”苏晨往他跟前凑,“你别这样嘛,你看看我,这吹弹可破的小脸蛋,这高挺的鼻梁,这明亮的眼睛,这红艳艳的嘴唇——你不心动吗?”


  秦暮看上去快吐了——实际上是真的快吐了。


  秦暮没忍住偏过头干呕了几下,苏晨还以为他在演他,苦着脸说:“不至于吧,我这么好看,不至于能恶心吐了吧?”


  两家户型是一样的,秦暮捂着嘴直接跑卫生间了。


  “唔,呕……咳咳、呕、呕……”


  “秦暮!”苏晨在边上轻拍秦暮佝偻起来的背,“这是怎么了?你是不是吃坏什么东西了?”


  秦暮吐得脸色惨白,眼尾潮红,捂着肚子微微颤抖。


  他几乎没吐出什么东西,要不是靠着苏晨,整个人估计要滑坐到地上了。


  “我,咳,”秦暮清清嗓子,虚弱道,“没事,中午没吃饭,小东西闹脾气了。”


  苏晨摸了摸他的肚子,隆起的这一块正微微耸动着,应该是小崽子在里边打滚儿。


  他又转念一想,看秦暮这门儿清的样子,这事儿干得挺熟练啊。


  “你经常不吃饭?”苏晨隐忍着怒意。


  “……”秦暮一脸与你无关的表情,“给我杯水。”


  苏晨给他倒了杯温水。


  “我跟你说秦暮,”苏晨正色道,“你不要消极抵抗,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饭都不吃你是要闹哪样?”


  秦暮捧着水喝着,蔫头耷脑的,看着竟然有点委屈,有点招人疼。


  “我不是责怪你,”苏晨软下声音,“但是你看,这不是在折磨自己吗?”


  秦暮就用那副招人疼的样儿,咧开了他刻薄的嘴:“你管不着。”


  他脸色依然白着,细看之下捧着杯子的手都还在不稳当地颤抖,苏晨满脑子都是他现在这样我一拳就能撂倒、他还怀着我的孩子我不能打人不能打孕夫。


  秦暮慢吞吞地喝完那杯水,就撂下水杯站起来,眼前一黑,身体晃了晃,苏晨本来想把人抱住,却被一根手指抵在肩头,秦暮站稳了,戳了戳他肩膀,重申道:“别打孩子的主意。”


  苏晨快气笑了。


  “想追我,”秦暮轻轻一哂,“你说那话你自己信吗?”


  说完就走了,也亏得苏晨忍辱负重,还记得这人中午没吃饭,在自己家做了丰盛的一大桌,依样给对面那不识好人心的白眼狼送过去。


  第二天中午,苏晨很是“贤妻良母”地拎着便当去了秦暮公司。


  “苏总?”前台与他很熟,“您怎么过来了?”


  苏晨笑道:“我找你们秦总。他在吗?”


  “在的,我和总裁办的同事交接一下。”


  “不用,”苏晨摆手,轻车熟路地往电梯那边去了,“我自己上去就成。”


  敲了门,得到首肯后苏晨颠颠地进去了。


  “唉,我就知道,”苏晨说,“都快十二点了,你还真没去吃饭的意思。”


  “你怎么来了?”秦暮诧异。


  “给你送饭啊,”苏晨理所当然道,“别工作了,快来吃饭。”


  餐盒打开后是三四层丰盛的菜色,荤素搭配,看得秦暮有点把持不住。


  怀孕的人本来就容易饿,他又每次一工作就什么都忘了,现下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一时有点口齿生津,尴尬地咽了咽唾沫。


  “饿了?”苏晨嘲笑他,“饿了就快吃。”


  谁也不会跟自己身体过不去,秦暮没跟他端着,吃了好些,本身大男人饭量就不小,加上个小的,几乎给他清了底。


  苏晨惊叹:“我还怕你吃不完呢。”


  秦暮冷着个脸看着他,耳朵尖却通红通红的,看得苏晨想笑。

评论(2)

热度(104)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