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

揣崽的死对头你别碰瓷(5)

互攻生子


  转眼苏晨已经缠了秦暮足有大半个月,秦暮赶不走他,倒是随遇而安了,没关系,苏晨这么多年不一直致力于给他添堵吗?

  堵着堵着就习惯了。

  而且他做的饭确实很好吃。

  秦暮怀孕近六个月,肚子愈发大了,生活上的一些事也让他觉得有些力不从心,打算请个全天候的保姆,秦母却不赞同道:“保姆哪里行,既然你还是不愿意找孩子他爹,那只能辛苦你妈我了,这几天你就搬回来,一个人在外边住我也不放心。”

  秦盛约了秦暮今天去做检查,给安排了好几项,秦暮一大早就出门了,司机在楼下等。

  苏晨刚晨练回来,看见秦暮扶着墙弯着腰在门口一动不动,吓得几乎魂飞魄散。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苏晨忙去扶他,“怎么了这是?”

  秦暮隐忍道:“腿,腿抽筋了。”

  苏晨这才松了口气,毫不介意地蹲下身子给他揉腿。

  紧绷的肌肉被舒缓开,秦暮暗自舒出一口气。

  “所以说嘛,”苏晨碎碎念,“你让我搬进你家呗,大不了我晚上睡一觉白天就走?你这哪离得了人呀。”

  “……”秦暮说,“明天我回家住。”

  “回哪儿?”苏晨说,“叔叔阿姨那边?”

  秦暮:“嗯。”

  “那合适吗?”苏晨痛心疾首,“你懂不懂事啊,叔叔阿姨小日子过得美滋滋的,你说说你,怀着孩子去扰人家清静,这多不合适啊?”

  秦暮忍无可忍:“那是我亲爸亲妈!”

  “亲爸亲妈就合适啦?”苏晨诱导道,“你大着个肚子,在叔叔阿姨那儿住着能干嘛,纯纯被人伺候的嘛!你舍得累着叔叔阿姨啊?”

  秦暮甩开他的手,“我还有事,走了。”

  别以为他看不出来苏晨就是想搬进来和他同居!

  “别走啊——”

  秦暮算纳了闷了,苏晨怎么就这么闲?

  苏晨没管自己那一身臭汗,颠颠地跑下了楼,“大早上的,还是周末,你去哪啊?”

  秦暮叹了口气,无奈道:“去医院。”

  “医院?”苏晨担忧,“你身体不舒服了?是不是孩子有什么事?”

  秦暮似乎有点想开了,以一种放弃的姿态说:“有几项检查要做。”

  苏晨说:“我陪你一起去!你不能拒绝,我告诉你这是我的权利,你不能剥夺我做爸爸的权利,秦暮你这要是还拒绝……”

  “行,”秦暮说,“上车吧。”

  苏晨还为此愣了几秒,喜滋滋地上了车。

  


  今天主要做的是糖筛和大排畸,全程都是秦盛亲手给秦暮检查,结果一份给他,一份会直接发到秦家爸妈手里。

  男性虽然有一定几率怀孕,但毕竟是少数,两人一路走过来,还是挺着肚子的孕妇比较多。

  “呦,”秦盛看着来的这俩人,“这就是我小孙子他爹?”

  他又定睛一瞅:“眼熟,你是苏晨?苏家的小子?”

  “嘿嘿,”苏晨笑道,“二叔,是我。”

  “这就叫上二叔了?”秦盛问秦暮,“今天早上没吃饭吧?”

  “没有。”秦暮说。

  “那就行,”秦盛说,“再忍忍,一会儿把糖筛做了再吃。”

  秦暮在他对面坐下了。

  “怎么着?”秦盛问,“最近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秦暮看了苏晨一眼,见苏晨也眼巴巴地瞅着他,抿了抿嘴唇:“肚子有时候会紧绷绷的,有点发硬。”

  苏晨神色紧张起来,秦盛也正色,在秦暮身前摸了摸他的腹部。

  “出血了吗?有没有腹痛?”

  “没有,”秦暮说,“都没有。”

  “那还好,”秦盛说,“胎儿长大了,压迫宫体,很正常。”

  “还有就是,”秦暮突然红着耳朵看了一眼苏晨,“我最近……算了,苏晨你出去!”

  苏晨:“还有什么是我不能听的啦,我不!”

  秦暮嗔怒地瞪着他。

  “别磨叽,”秦盛说,“小两口有什么不能说的。”

  “二叔!”

  秦盛说:“他什么都不知道怎么照顾你啊,你喊二爷爷都没用。”

  “……”秦暮无语,“我最近……性/欲有点……”他没说完,事实上是太尴尬了,说不出这句整话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最近他总是特别想要,还做过几次春梦。

  “哦~”秦盛戏谑地看着他,“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很正常的事儿。”

  他又转头对苏晨说:“下口轻点就行,不是不能做,懂我意思吧?”

  苏晨促狭地站在秦暮身后摸了摸他的脖子,笑道:“懂懂懂。”

  秦暮羞愤欲死,脸都快烧起来了。

  糖筛做下来很顺利,大排畸的时候已经吃了点东西垫肚子,照仪器的时候胎儿却懒洋洋地不肯动了。

  秦暮有点累了,不想动弹,苏晨在他肚子边上做法:“宝,动一动,转个身?给爸爸个面子好不好?”

  “这么半天他都没动,”秦暮说,“你这能管什么用。”

  苏晨不理他。

  “宝,给个面子嘛……”

  秦暮:“……”

  秦暮:“唔……”

  苏晨的宝在里边大幅度转了个身。


  苏晨就知道,秦暮必然不可能让他一整天都这么痛快。

  “你又说什么胡话,”苏晨恼了,“秦暮,你长点心好么?”

  “我说得不对么?”秦暮反问,“我没想到你想要孩子,是我不周全,但你既然想要,我总躲着对你也不公平。”

  “所以你就说让孩子生下来认我当干爹?”苏晨又气又想笑,“你疯了还是我聋了?”

  秦暮说:“你要是连这也不愿意,那我无话可说。”

  “什么叫无话可说?”苏晨真气死了,这是什么渣男语录,“你还不懂我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秦暮硬着头皮说,“你想追我,跟我在一起,一起养育这个孩子,我知道了,然后呢?”

  “还然后什么?”苏晨头疼道,“就这样了啊,一家三口共享天伦之乐,不好么?”

  “哪来的一家三口,”秦暮说,“你又不会跟我结婚。”

  苏晨头顶冒出无数个问号:“我为什么不跟你结婚?”

  “你现在有订婚对象,”秦暮说,“而且你以前就说过绝对不会找我这样的人结婚。”

   “订婚对象?”苏晨说,“不是,那是假的!你傻了吧怎么什么都信?那是拿来糊弄长辈的,对,那订婚对象你还认识呢,就林诗霁!”

  他崩溃道:“我什么时候说绝对不会找你这样的人结婚了??”

  秦暮低声道:“你说过,我听见了。”

  “那是我年少轻狂不懂事,行不行,”苏晨说着,那股子轴劲儿又上来了,“再说了,你一见我就板着脸,哪哪儿都挑我刺,恨不得一指头摁死我,我不想和你结婚还不正常吗。”

  秦暮皱着眉不悦地盯了他一会儿,怒气冲冲地回自己家了。

  苏晨一拍脑门心说你不知道他一孕傻三年么你跟他说这个干嘛,又灰溜溜地跟上去,差点被秦暮甩上的门拍断鼻子尖儿。


  

  秦暮被他气得肚子都有点不舒服,捧着杯热水坐在沙发上生闷气。

  回忆起高中时候在体育课小操场听见苏晨和他哥们儿说的话。

  “晨哥,”那男生说,“你想过自己将来娶个什么样的老婆吗?”

  苏晨吊儿郎当的声音就那么猝不及防地飘进他耳朵里:“想过啊,找老婆,反正不找秦暮那样的,天天板着脸,说话那么难听,晦气,嗯……找个温柔漂亮的,给我生一堆奶娃娃。”

  那男生纳闷地问:“扯秦暮干嘛呀,谁敢讨秦暮做老婆,不要命吧。”

  苏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扯上秦暮,这实在没道理,毕竟两个人是死对头,与婚姻万万扯不上关系。

  “算了算了,反正就是要温柔的听话的……”

  接下来秦暮没再听了,十七岁的秦暮内心被莫名的情绪充斥着,心跳声也鼓噪起来,他忍不住将自己和苏晨代入婚姻双方的关系,竟然也觉得合适。

  可是苏晨把自己当做反面教材,秦暮有点失落,并且记仇到了现在。



 秦暮:生气气( ・_・)ノ⌒●~*

评论(2)

热度(126)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