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

父不能凭子贵的甜辛(3)

避雷:攻生子

注意:无反攻,胚胎孕囊都是植入

本章重点:揣崽邵群出没



等到崔总、赵锦辛、周谨行和黎朔都有了能够协商这件事的时间,已经是一个月之后。

 

  黎朔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完全忽视赵锦辛,他相信自己的自制力,但事实证明爱一个人是藏不住的,几乎从赵锦辛进包间起他就看出他状态不对。 


  原本高大精壮的身材在衬衣里显得消瘦起来,脸颊一丝肉都没有,他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瘦得离谱,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抽走了年轻的生命力一样。 


  照例商业伙伴见面要寒暄,赵锦辛却开门见山地表示了自己的目的——他要控股。 


  周谨行对黎朔观感不错,对赵锦辛这个频频挑衅的幼稚鬼就差远了。 


  他索性连伪装的笑容都抿去,直截了当拒绝:“不可能。” 


  赵锦辛先是皱了皱眉,注意力似乎不在谈话上,他将面前精致的茶点推远了些,脸上才挂起不怎么真心的笑:“我手里有换地权益书,我还恰巧有钱,这块地毫无疑问应该是我的,周总如果不同意,可以换一块地开发,你建你的酒店,我建我的,互不干涉。” 


  “这块地我们已经和政府签了意向合同,前期也有了一定的投入,我不会换地方,不如赵总换一块地开发?”周谨行冷笑一声,“而且,据我所知,换地权益书还没到你手里,赵总这么有自信,就不怕被人截胡吗。” 


  赵锦辛根本不在乎他的挑衅似的,直勾勾地看着黎朔,十分霸道地提出了自己的股权分配方案。 


  他自己一下成了最大股东,黎朔狠狠皱了皱眉,赵锦辛分明不是冲着谈判来的,他就是想把周谨行挤出去,他对赵锦辛这种幼稚的报复行为非常无语,但赵锦辛不是普通的幼稚鬼,他有钱有权有人脉,黎朔没有任何办法阻止他古怪的行为。 


  黎朔看得很透彻,只要能把周谨行挤兑走,接下来的几年自己都不可避免地要和赵锦辛共事,原本就绕不开的关系更加绕不开,赵锦辛打得一手好算盘。 


   周谨行气笑了,直言道:“谈判嘛,就是求同存异。总之,赵总的提议在我这里不可能通过,你手里有换地权益书,我手里有意向合同,如果真要玩儿,我奉陪。” 


  赵锦辛自然针锋相对,又几句把他给顶了回去。 


  两个人的对峙水火不容,崔总在边上打圆场都显得尴尬起来。 


  “哎呀我不管了!”崔总拿起包来起身就走,黎朔连忙跟上。 


  在店外他一边安抚崔总一边观察包厢里针锋相对的两人,眼见着气氛越发剑拔弩张,这时赵锦辛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似乎是来了电话,说了几句就接起电话离开了。 


  这一天谈判没有谈出任何结果,黎朔自知这一切麻烦都是因为赵锦辛,也就是因为自己。 


  他自觉很对不起周谨行,两人商量了商量,黎朔洒脱笑道:“你答应他吧,合同一签我就把股份转让给你,这样还是你控股。” 


  周谨行很惊讶,黎朔劝说了他,出于商人对利益的追求,周谨行还是同意了这个建议。 



   

  赵锦辛离场可不是因为服软,而是接到了他哥邵群的电话。 


  邵群在得知他做手术后在电话里怒骂了他一顿,早就说要过来,后来因为身体原因和嫂子的心理压力问题一直没过来,到这时候才打电话说到了,让他去接。 


  赵锦辛觉得他哥完全没必要跑这一趟,他和嫂子的日子还没稳定下来,就没必要再为了他的事情费心了。 


  但邵群是他哥。 


  算算日子邵群肚子里的胚胎已经21周,五个月,赵锦辛对这件事没什么实感,等见到邵群时才觉得惊讶。 


  邵群对孕囊的排异反应很轻微,胚胎发育也比较顺利,穿着长风衣倒是看不出什么肚子,只是赵锦辛敏锐地发现他哥胖了点,脸上原本锐利的线条都变得圆润起来。 


  “赵锦辛!” 


  邵群这股子邪火压了一路,骂人的话都顶到嗓子眼了,还想在外边给赵锦辛留点面子,一进门就指着赵锦辛骂道:“你他妈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赵锦辛垂着眉眼让他哥坐,说:“我当然知道。” 


  邵群不坐,嗓音低沉,神情十分吓人:“赵锦辛你个**!你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吧?往自己肚子里安东西你当是闹着玩的?!” 


  这么多年他一直把赵锦辛当瓷娃娃看,连点皮都不敢让他破,结果这混蛋弟弟为了黎朔要去生孩子! 


  他到底知不知道如果出什么意外,按照生孩子那种损耗他连命都会搭上! 


  “我有分寸……” 


  “你有个屁!”邵群撑着腰喘了口气,转了话头问,“姑姑和姑父知不知道?” 


  赵锦辛知道他哥大老远过来又急着骂他,估计是累了,拽着人坐下才摇了摇头。 


  “我就知道,”邵群恨铁不成钢道,“你叫我说你什么好!” 


  赵锦辛委屈道:“黎朔根本不理我。” 


  邵群狠狠瞪了他一眼:“你除了姓黎的还会不会说别的!” 


  赵锦辛丧眉搭眼地没说话,邵群就觉得怪了,纳闷道:“姓黎的有什么好,把你迷成这样。” 


  赵锦辛有点崩溃地捂住脸,满脑子都是黎朔黎朔黎朔黎朔。 


  邵群歇了口气脱了外套,询问起赵锦辛的身体情况,其实根本不用问,早就在主治医生那边了解了个七七八八,他知道赵锦辛不会跟他说实话。 


  果然赵锦辛报喜不报忧:“排异反应已经结束了,胚胎发育良好,哥,你不用担心。”

 

  排异反应持续了一个月,到前天才缓解,胚胎发育迟缓,妊娠反应严重,邵群想起医生跟他说的话就又是怒从心头起,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赵锦辛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盯着邵群的肚子有点好奇。 


  脱了外衣后肚子就明显起来,圆圆的,将衣服顶出一个小弧度,赵锦辛问:“哥,你身体怎么样?” 


  邵群过得比他好多了,李程秀比他自己还紧张这个孩子,虽然有时候还是会跟他闹别扭,但对身体的滋补一直没放下过。 


  邵群没说自己,只问他:“你瘦了多少,看着脸像掉了十斤。” 


  怎么说是他哥呢,赵锦辛真的掉了十斤体重,一个多月正是孕吐,食欲不振的时候,他反应又格外强一些。 


  赵锦辛勉强笑了笑,邵群冷哼,心里不住地骂人。 


  他真想打黎朔一顿,把好好的弟弟给他糟蹋成这样,但没办法,赵锦辛他喜欢,他真就不明白了,黎朔到底好在哪,一个两个的都被他迷的找不着北? 


  “我真的是拿你没办法,”邵群捏着鼻梁叹了口气,“你非得生这个孩子吗。” 


  其实到了现在无论生与不生,想要取出胚胎都只能重新开刀,赵锦辛上次的刀口才好利落没多长时间,邵群也很犹豫到底要不要把他拉去再开膛破肚一回。 


  但按赵锦辛的体质,现在打胎远比九个月之后生产来得安全,孕晚期孕囊可能会出现各式各样的问题,剖腹产时的风险也是不可控的。 


  邵群生个孩子就只是生个孩子,赵锦辛这是在玩命。 


  赵锦辛点了点头。 


  邵群真的很想把他打晕弄去手术室,但那样赵锦辛要恨他一辈子,他无奈地说:“黎朔知道了吗?” 


  赵锦辛又点了点头。 


  “他知道?!”邵群又炸了,“他知道就让你一个人这么待着?” 


  他原以为黎朔不知道,但黎朔竟然知道了,知道但不在意,他就心狠到这个地步?

 

  邵群平复心情想了想:“他肯定会心软,你都要给他生孩子了他不可能不在意。” 


  赵锦辛白着脸看他。 


  “你看我干什么!”邵群头疼道,“你小时候怎么缠着我的你忘了?” 


  小时候他不愿意带赵锦辛玩,赵锦辛就像个狗皮膏药似的追着他,偏偏长得好看说话又甜,渐渐地他竟然习惯了。 


  赵锦辛突然有点恍然,觉得自己方向不对,他一直靠自己的计划向黎朔靠拢,以强势的手段把黎朔困在自己的圈子里,但从没想过这个孩子才是黎朔真真正正的软肋。 


  邵群眼见他开了窍,说不上来是后悔还是什么心情,自顾揉了揉酸胀的侧腰,进客房休息去了。

评论(30)

热度(483)

  1. 共2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