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

父不能凭子贵的甜辛(5)

避雷:攻生子,无反攻,孕囊和胚胎都是植入




  赵锦辛流连花丛,是个不折不扣的情场浪子,而黎朔比起他已经沉淀多年,早过了漂泊不定的年纪。 


  黎朔一直知道赵锦辛是个什么样的人,只不过遮盖他双眼的感情太过于浓烈,黎朔以为自己是终极赵锦辛情史的、可以与他共度一生的人,但赵锦辛一次又一次的欺骗让黎朔痛不欲生。 


  他渴望这是一段炙热美好纯洁的感情,但赵锦辛一次又一次打破他的幻想,黎朔以为自己可以全身而退,但赵锦辛以孩子作为筹码,将他再次绑上了这座名为“爱情”的贼船。 


  而他不得不承认,赵锦辛一脸痛色在他怀中撒娇时,他还是会动容。 


  “黎叔叔……”赵锦辛拽着他的衣袖,声音又轻又软,“你舍不得这个孩子的对不对?”

 

  黎朔咬了咬牙:“我以为你是个成年人,该懂的道理不需要我来教你,赵锦辛,拿你的身体和我对你的心软来捆绑我,这做法很蠢。” 


  赵锦辛神色霎时灰败了下去:“可除此之外我还有什么办法呢,你心狠,黎朔,你的心那么狠,说断就真的断了,我不允许你离开我,我不可能允许的。” 


  “我凭什么需要你允许!” 


  黎朔站起来,懊恼地揉了揉鼻梁:“我和你毫无瓜葛了,你,赵锦辛,不该再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赵锦辛颓靡又坚定,他摸了摸小腹,赌咒道:“你会重新接受我的,没人比我更爱你。” 


  他像是在发誓,不知道是在催眠黎朔还是催眠他自己。而黎朔并不觉得自己离不开他,他是喜欢他,或许可以说得再严重一点,黎朔爱赵锦辛,但爱又怎么样,黎朔这一辈子会爱很多人,赵锦辛只不过是他人生中普通的一段旅途罢了。

 

  黎朔这么告诉自己。 


  但他的心脏并不服从大脑的指令,就像是爱情从不能用公式计算一样,他承认离开赵锦辛使他感到前所未有的难受,比任何一段分离都叫他刻骨铭心。

 

  赵锦辛给予了复合的条件——一个孩子。 


  但黎朔不愿意,赵锦辛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他都不会忘,而这个孩子,或者说胚胎,只是给赵锦辛的罪状加了砝码。

 

  “我们的女儿今天刚满7周,”赵锦辛殷切地说,“医生说她就像黄豆粒那么大,很可爱对不对?” 


  黎朔下意识想逃避这个话题,冷硬地说:“赵锦辛你能不能冷静点,她才七周,还可以打掉,我不会因为这个孩子对你有任何爱护,她只是你自私的产物。” 


  赵锦辛僵硬了一瞬,笑道:“或许我该等她成形再拍片子给你看,毕竟现在还看不出什么来——你一定会很喜欢,如果她长得像你,一定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你休息吧,我喊你的医生来。” 

  

 



  果然是孕囊出血,赵锦辛这种情况怀孕本身就是高风险尝试,他又不在意,总是乱跑,医生的话一句都不听,普通人就算孕囊接驳得不好,平常的毛细血管出血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赵锦辛自愈能力差,很容易导致体内感染。 


  医生的建议是卧床修养,其实最好整个孕期都卧床修养,男性妊娠默认不考虑顺产,毕竟男性骨盆狭窄,身体结构不同于女性,很难承担孕后期以及临产的负担,一般医院会在胎儿满36周时安排剖腹产。 


  但赵锦辛不听,挂着水就想往外跑,医生不得已联系了黎朔,想让黎朔来劝这个不听话的病人。 


  “赵夫人问过了,”黎朔低声道,“我对她说你发烧了,别露馅。” 


  “嗯嗯,”赵锦辛笑容很明朗,“知道了黎叔叔。” 


  “你好好养着,我出去了。” 


  赵锦辛说:“等等黎叔叔!你不是来陪我的吗?” 


  黎朔无奈地看着他:“你觉得呢。” 


  “为什么不能陪陪我,”赵锦辛低声说,“不说话也好,只陪陪我,好吗。” 


  赵锦辛什么都没做,黎朔不是情绪化的人,自然不可能随便对他发火,陪个床又不是什么大事,反正他在哪都能工作。

 

  黎朔拿了自己的电脑过来,旁若无人地在一旁的懒人沙发上敲打,赵锦辛偏着头看他,眼神专注而坚决。 


  你说着不心软不回头,不还是放不下吗。

 

  我一定会把你绑在身边,这辈子都别想跑,黎朔。 

  



  股权分配方案达成共识,合同正式签署之后赵锦辛再没露面,他闹这一场只不过是为了挤开周谨行,凑到黎朔身边,现在找对了路子,发挥了腹中这孩子的用处之后,黎朔显然已经不能随便抛开他。 


  赵锦辛肉眼可见地开心了不少,黎朔再怎么冷言冷语他都笑脸以待。 


  黎朔原本想等他恢复就离开,但他一离开赵锦辛就拒绝治疗,他偏要把这个孩子的命和他自己捆绑在一起,因为这是他和黎朔唯一的也最牢靠的纽带。 


  “你到底想怎么样,赵锦辛!” 


  “黎叔叔,你不该这样问我,”赵锦辛攥着他的手腕,平静道,“你应该问问自己,你到底想怎么样,到底需要我做什么,才能回到我身边。” 


  “那是不可能的,”黎朔斩钉截铁地说,“如果你非要我说个答案的话,那你还是做梦更快些。” 


  “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什么都可以给你。”赵锦辛说,“什么都行,你相信我的对吗。” 


  “我不需要你任何东西,我不缺钱,除了这个你还能给我什么,你的感情我不稀罕。”

 

  赵锦辛不放手,黎朔不敢动他。 


  黎朔感到心烦意乱,赵锦辛撑着一副支离病体跟他耗,他打心眼里知道赵锦辛耗不起,赵锦辛也打心眼里知道他舍不得他耗。

 

  赵锦辛说:“医生说植入胚胎四个月左右就稳定了,还剩不到三个月时间,耽误不了你多久,只是陪着我,可以吗?” 


  黎朔先是拒绝了,赵锦辛捂着肚子蜷缩起身体,一脸痛色,不似作伪。 


  黎朔急忙把隔壁客房的医生叫了来,医生检查过后眼神复杂地看着他们俩,“小赵总身体不好,您还是不要刺激他。”

 

  黎朔知道赵锦辛可能是装的,但并不妨碍他犹豫。 


  对,他犹豫了。 


  三个月……也不是很为难。 


  黎朔考虑再三,答应了这个请求,他不想去梳理这个决定有多少个人感情在里边,只当是他和自己的女儿相处的最后一段时光。

 

  在此之后,他和这个还未出生的小姑娘不会有任何交集,如果赵锦辛坚持生下她的话,或许在她长大后他们还能偶遇,听她喊一句“叔叔”。 


  他的答应在赵锦辛的意料之中,他本来以为不会这么简单,但他低估了黎朔对这个孩子的喜爱程度,如果不是还有原则支撑,或许他们两个已经重归于好。 


  赵锦辛打电话搁置了手头很多事,到底是自家公司,朝他爸撒个谎卖个乖就轻易解决了,他将自己的日用品和一些衣物又搬进了黎朔的公寓,从三亚回国后两个人又开始了同居。 


  与上次不同的是,这一次一个人兴高采烈,一个人不情不愿。




是的我节奏很慢别管我了!下章和黎叔叔同居安胎!!!

评论(26)

热度(358)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