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

父不能凭子贵的甜辛(9)


避雷:攻生子,孕囊植入,无反攻,带球追妻


  赵锦辛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即便是家居服也多为修身版型,已经四个多月的孕肚根本遮掩不住,在他在衣帽间里好不容易找出一身能把肚子遮住的衣服时,黎朔才意识到如果赵锦辛继续住在家里,想要瞒住赵荣天夫妻是很不现实的。 


  “什么时候回国?”黎朔突然道,“我是说,你在美国还有什么没做完的事吗?”

 

  他语气十分平和,甚至还有些关切,赵锦辛受宠若惊地看向他,笑道:“随时可以。”

 

  “我想尽快回国,如果你不打算让长辈们知道的话,我们只能尽量减少在美国的时间,”黎朔又说,“我在国内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当然是徐大锐那件事,虽然他很厌烦处理这种事情,但徐大锐被高利贷的人凌虐并不是他想看到的。 


  赵锦辛已经换好了衣服,眼珠一转:“好啊,但我可能要比你晚点回去了,黎叔叔要在家里好好等我哦~” 


  黎朔原本以为他一定会跟自己一道回国,但没想到他似乎还真有事情要做,他不可避免地怀疑:已经几乎放下了所有正经事的赵锦辛还能有什么事要做。 


  “好。”黎朔应道。 


  在回国之前黎先生和黎夫人拽着黎朔絮絮叨叨了很久,无非是嘱咐他惜取眼前人,把自己的生活过好,安定下来。

 

  句句没提赵锦辛,可分明快把“和锦辛好好过”这句话递到跟前了。

 

  黎朔能说什么,只能附和。 

 



  赵锦辛自然是想和黎朔一起回国的,但他确实有事情要做,只不过这事情不在美国,而是在国内,其中一件是检查身体,一件是探望邵群,这两件事都要避开黎朔。 


  所以他比黎朔归国的航班只晚了两个小时,降落在了北京。 


  检查结果与之前大差不差,只不过淤血体积又增大了,照这个速度下去,他可能会承担等同于两个胎儿的重量,赵锦辛心里惶然,但心里也明白现在开刀不现实,只能保守治疗,先利用药物防治感染。 


  他提前告诉了邵群自己要来,邵群不太高兴,显然不支持他现在的身体还满世界乱跑。 


  “锦辛,”李程秀还是那样内敛又腼腆的样子,“快、快进来吧。” 


  “哎,嫂子!”赵锦辛叫了一声,他看得出来李程秀对他颇有芥蒂,他知道这是因为黎朔。 


  “你稍等一会,邵群就快回来了。” 


  李程秀说完就回了卧室,把他一个人丢在客厅,赵锦辛倒不在意,李程秀和黎朔关系好,因为黎朔迁怒他,是情理之中的事,他自己待在客厅也乐得自在,毕竟是他哥家,没什么好客气的。 


  邵群身体远比赵锦辛好得多,算起来现在也怀孕八九个月,却还能去公司主持大局,赵锦辛叹为观止。 


  在见到邵群时,这种惊叹达到了顶峰。 


  “哥,”赵锦辛扶着邵群的手臂,忍不住把手伸过去摸了摸,“好大啊。” 


  邵群没好气地扒拉开他,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上,扶着肚子缓慢地出了口气。 


  “再过几个月你也是这样,”邵群无奈地说,“你怎么样,和那姓黎的?” 


  赵锦辛眉头就皱了起来,叹了口气,“有点进展,但是……” 


  但是又像是没有进展。 


  黎朔似乎只是在同情他,只是在尽他本不应尽的义务,但赵锦辛不信黎朔真的连一点眷恋不舍的情绪都没有,他曾经那么爱他。

 

  他三言两语说了说,邵群却冷哼一声,“黎朔也不过如此。” 


  赵锦辛疑惑。 


  “你傻不傻赵锦辛,”邵群说,“一个你不喜欢的人怀了你的孩子,你会想要照顾他生产?” 


  赵锦辛一愣,阴翳的心底忽然明亮起来,他嘴上从来不承认黎朔狠心的离弃,但心底从来没准儿,感情这档子事,谁又说得准呢? 


  他是当局者迷了,邵群的话与其说是一个启示,倒不如说是一块定心石,他霎时安心许多。 


  邵群似乎想说什么,扶着肚子突然僵住,似乎有些不适,赵锦辛担忧道:“哥你怎么了?” 


  邵群缓了缓,几分钟后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无奈道:“假性宫缩,这小子最近总这么折腾。” 


  但他身体素质好,体质也意外地适应怀孕后的一切,邵群每每想到赵锦辛也会经历这些,心中就充斥着难以言明的烦躁。 


  以及懊悔。 


  邵群咬牙切齿地说:“我不该让你接近黎朔的。” 


  “哥……”赵锦辛低声道,“如果你说的是我和黎朔相爱这件事的话,我应该感谢你才对。” 


  “你!”邵群瞪着赵锦辛,“我真的不明白你在想什么!” 


  赵锦辛摸了摸憋胀感一直存在的腹部,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邵群怒目而视,压抑的沉默在两兄弟之间蔓延,良久,邵群近乎呢喃地说:“算了。” 

   

 



  赵锦辛离开后,邵群在沙发上瘫了一会儿,孕后期酸胀的腰腹不太舒服,但他没心思顾及肚子里这个臭小子。 


  黎朔到底有什么好的? 


  一个两个都天天惦记他。 


  邵群极其不支持赵锦辛和黎朔的事,但他没办法,赵锦辛豁出命也要和那假洋鬼子在一起,他疼了赵锦辛二十年,黎朔忍心和赵锦辛死磕,他可不忍心。 


  现在孩子都有了,还是在赵锦辛肚子里,邵群能怎么办? 


  他什么办法都没有,对黎朔的所有厌恶都比不上赵锦辛的命和余生幸福,邵群忍着恶心想:实在不行他去低头,赵锦辛和黎朔的症结不就在他邵群身上吗。 


  这样闹下去无非只有两种结果,赵锦辛带着孩子一个人生活,或者追回黎朔,三个人组建家庭。人总会不自觉回避自己害怕看到的,邵群不愿意去想最糟糕的第三种结果。

 

  低一次头,换锦辛的幸福安康,不亏。

 

  李程秀觉得外边没声音了,探头出来,见只有邵群一个人,才小心翼翼地走过来。 


  “邵群。” 


  邵群从沉思中挣脱出来,拉住李程秀的手,腻腻歪歪地喊了声“媳妇儿”。 

 



 




  黎朔暂时解决了徐大锐那边的麻烦事,回到自己公寓时他长舒了一口气。 


  他回国的消息熟人早就都知道了,温小辉的拜访他一点都不吃惊,他惊讶的是对方还带了洛羿。 


  上次在医院没来得及说话,这次见才觉得洛羿比之以前成熟许多,看着与任何二十出头的青年没什么分别,尽管他们都见过他的另一面。 


  黎朔一直很喜欢温小辉毫不造作的直白性格,这也许正是他愿意与对方交心的原因,他留两人在家吃饭,与洛羿谈话也没什么不愉快的地方。 


  黎朔感到了久违的舒心。 


  吃完饭,黎朔收了桌子,沏了茶,正端着托盘往客厅走,门铃响了。 


  “小辉,帮我开下门。” 


  “哦。”温小辉蹦跶着去开门了。 


  黎朔刚把托盘放到了茶几上,就听温小辉一声怒喊:“哪儿来的野鸭子啊,谁准你碰这扇门的!” 


  黎朔大感不妙,不会是赵锦辛来了吧? 


  可是他不是说自己还有事吗? 


  他和洛羿都往门口走去,门外果然是拖着行李箱的赵锦辛,他脸色铁青,神色很凶恶。 


  洛羿不动声色地靠近温小辉,在保护距离内把他护的严严实实。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黎朔惊讶道。

 

  “想你了,”赵锦辛挑挑眉,“所以着急回来。” 


  温小辉不可置信地睁大那双漂亮的眼睛:“你怎么还有脸来找黎大哥?你还是不是人啊??” 


  赵锦辛还是那副暗藏阴狠的伪善表情,“我和黎朔很好,用不着你操心。” 


  黎朔原本想打圆场的动作一顿,对赵锦辛的态度很不满,暗自皱了皱眉。 


  而现场对赵锦辛态度不满的显然不止他一个,洛羿伸手将温小辉拦到了身后,沉声道:“你在和谁说话?”






评论(99)

热度(555)

  1. 共2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