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

父不能凭子贵的甜辛(10下)

攻生子无反攻

孕囊胚胎是植入的




  黎朔看上去似乎气定神闲,可周谨行家族关系复杂,极为擅长察言观色,早发现他克制不住地瞟赵锦辛,眉梢眼角都隐隐挂着担忧。 


  他替好友感到糟心,但人家的私事他不好置喙,只拿起包来告别。 


  黎朔漫不经心地送他出了门,自己都没发现赶回来的脚步有多匆忙。 


  邵群打完电话后就脱力地靠在沙发上,逐渐剧烈起来的宫缩让他一时分不清是真是假,大手在肚子上胡乱安抚着,却还要分心记挂着不省心的弟弟,赵锦辛的情况看上去比他糟糕多了,他倚在那里几乎没出声,全然蜷缩着,双手死死摁着隆起的肚子,应该是疼得厉害。


  黎朔再也等不下去,邵群那不靠谱的医疗团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他双手急得冒汗,不顾赵锦辛惊诧的目光将人一把抱起。

 

  话说得那么难听,不还是放不下。 


  邵群暗自嘲笑,趋于成熟的胎儿在腹中又是一动,小腹的缩痛终于让他意识到情况没他想的那么简单。 


  他可能是,要生了。 


  黎朔已经开了门想送赵锦辛去医院,邵群觉得自己也该去,但让他求助于黎朔,还不如杀了他。 


  他眼睁睁看着黎朔抱着赵锦辛走了,自己试着站了几次才站起来,沉重的腹部在此刻存在感极为强烈,既大且重,又伴随着隐痛。 


  邵群下意识想给李程秀打电话,他打开通讯界面又按灭了手机,此时此刻李程秀远在家中,又不是专业人士,让他知道了他现在的情况,除了徒增担忧以外别无用处。

   

  思虑再三,邵群被腹部越发密集的阵痛刺激得头皮发麻,不得已也拨了急救电话,顺便让姗姗来迟的私人医生跟医院方面合作。

 

  好巧不巧,邵群和黎朔两波进入了同一所医院,邵群是个大总裁没错,但医院妇产科床位永远都紧张,他又没在这边预约,即便是邵群,也要躺在床上等空闲的手术室。 


  赵锦辛与他情况不同,邵群是初产,说白了并不着急,赵锦辛却直接被一群外科医生推进了急诊室,邵群见了这场面,又急赤白脸地瞪着黎朔,把跟来的那些私人医生全塞进手术室里了。

 

  男性生产技术毕竟还不算普及,他没办法保证一群不了解赵锦辛身体的医生能把这场手术做到万无一失。 


  “唔……” 


  邵群闷哼一声,侧着身子蜷缩起来,透过科技受孕的男子没有产道,但胎儿不知道这件事,他只觉得孩子在他肚子里横冲直撞。

 

  黎朔无言地看着他,邵群被他那眼神刺得有些窘迫,低声咒骂:“姓黎的,你他妈等着,锦辛要是……我他妈呃、我他妈弄死你!” 


  “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黎朔此时没有和他斗嘴的兴致,移开目光紧盯着手术室的大门,那上边“手术中”三个血红的大字让他手脚冰凉。 


  他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黎朔自问和周谨行只是朋友相见,聊几句鸡毛蒜皮罢了,赵锦辛突然肚子疼,分明是被气的。 


  他为什么会气成这样? 


  还是说……赵锦辛的身体状况已经连这样的心理波动都承受不了了? 


  黎朔觉得四肢僵硬,脑子发懵,赵锦辛确实一直身体不太舒服的样子,但他表现出来的部分恐怕只是冰山一角。 


  他不敢再想了,在确认赵锦辛平安之前他都不敢再想。 


  邵群忍过了一阵剧烈的宫缩,又抬头想刺黎朔几句,突然被一群医务人员包围起来推走了。 


  邵群:“……” 


  手术室刚一腾出来就有人来推他,大家都记着这个不愿意在待产室歇着,非要让人把病床推到别人手术室门口的英俊孕夫。

 

  邵群觉得很荣幸,要不是肚子越来越疼,他就要骂了。





 

 

  由于医生的坚持,邵群还是不得已拨通了李程秀的电话,那边李程秀闻言焦急不已,说马上就会过来。

 

  邵群这才被推进手术室,而黎朔还在赵锦辛手术室外焦躁地等待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黎朔的嘴唇已经干燥泛白,鬓角全是冷汗,“手术中”的牌子才骤然暗下去。 


  黎朔几乎是扑到手术室前的。

 

  “手术很成功,”医生脸色非常凝重,“你是病人的伴侣吗?” 


  黎朔下意识点了点头,又迟疑地摇了摇头。 


  “……”医生看了他几眼,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跟我来吧,病人会被转进ICU,”医生说,“病人的具体情况我需要跟家属商议。”

 

  黎朔神思不属地跟着医生去了办公室。

 

  这可不是邵家的医生,不会帮着表少爷隐瞒黎朔真实情况。 


  医生说得很客观,没有任何添油加醋,但黎朔听得胆战心惊。

 

  “排异反应剧烈,频繁出血,淤血严重,胎盘早剥,”医生先是将所有症状都告知黎朔,才叹息道,“这位家属,你知道五个月的孕夫胎盘早剥是什么情况吗?这说明在胎儿刚成型的这个阶段,母体就已经没办法承担胎儿带来的负担了。” 


  黎朔不知所措。 


  医生又说:“手术中将孕夫体内的淤血清除了一部分,我们发现胎儿发育得也并不好,这边的建议是终止妊娠,不然越到后面风险越大,加上孕夫本人有着凝血障碍,这风险还要翻倍。” 


  黎朔心情复杂,他既心疼赵锦辛遭的这些罪,又恼怒他什么都不跟自己说,拿自己的命当筹码。 


  “好,”他嗓音沙哑,“我明白了,谢谢您,医生。” 


  医生把该说的说完了,此时看着他,没忍住说了几句自己的心里话:“帅哥,你劝劝他,病人中途醒了一次,攥着我们小护士的手说让我们一定保住孩子,我是说,人的第一位总得想着自己吧,孩子这事儿,别强求。” 


  “……是,”黎朔心头五味杂陈,“是。”





🐶作者:别骂黎叔叔!骂我!!!

评论(110)

热度(556)

  1. 共2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