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

风流金主×黑化小绵羊(上)

攻生子

剧情梗概:风流总裁包养小绵羊,小绵羊因为误会反攻复仇,囚禁总裁

(包括但不限于感冒发烧病弱梗、你问我我就不说的哑巴梗等等)




  成靖已经三个月没出过门了。


  公司破产,债主追债,前男友虎视眈眈等着他示弱,成靖从别墅阁楼的窗口打眼望过去,不知道能看见几个黑衣墨镜的神秘人。


  他不会心怀侥幸地觉得这些人的来意和自己毫不相干。


  成靖不是一点都不和外界交流,他上网,好友发小也会偷偷来看他,给他送点东西。


  可他总不能一直这样躲下去。


  一方面他一个大男人总不能一直借着别人过活,另一方面,他肚子里揣了个孩子,九个月,马上就要出生了。


  是,没错,他一个男人,竟然怀了另一个男人的孩子。


  虽然他前男友众多,可有幸用过他后边的只有那胆大包天的一个,他清楚地知道那是谁,也知道只要自己愿意求助,眼前的困境定然迎刃而解。


  但成靖觉得:可以,但没必要。


  眼前的灾难有一多半是那个小孩带来的,要成靖像条狗一样去摇尾乞怜,他做不到。


  腹中又传来一阵不甚剧烈但很有存在感的缩痛,成靖毕竟是个男人,他不知道这是要生了还是怎么样,只知道这几天一直断断续续地疼着。


  成靖顺了顺自己有些长了的发尾,对紧紧压在胯骨上缩痛的腹部置之不理。


  “你别闹了,你亲爹、不是,你另一个亲爹把我堵家里了,一露面他能直接把我掳走,他可不是个好人,嘶……你跟着他还不如跟着我呢。”


  他正想着要不晚上就偷偷从后门出去,腹部的疼痛却突然剧烈起来,他攥着床角,指骨泛白。


  “唔、呃——”


  这小兔崽子就像一秒都等不及了似的。


  成靖心里骂娘,就光会为难老子,没有医生他一个男的该怎么生孩子!


  他脱力地靠在床头,这一切都源自一场报复,成靖原本是个小公司的总裁,规模不小不大,挣的钱比不上顶级豪门,可说一句富一代不过分。他长得好,手头大方,换对象比换衣服还勤,虽然每一任时间都很短,但是没哪个前任不满意的,因为他不会脚踏几条船,也不会磨磨唧唧吊着人,甚至每次分手还会给一笔很可观的分手费。


  只除了眼下这位,最开始这个小朋友只是一个娱乐圈十八线小明星,当初成靖只不过是见色起意,但他这人对哪任情人都真心实意,小朋友春心萌动,打定了主意跟他一辈子。


  成靖可是个香饽饽,又帅又大方的金主谁不喜欢,他本人对情事没什么忌讳,也就没什么防备,一着不慎被人算计了,下药开房,但他原则在那儿,对方没成功,可这一场闹剧被小朋友看了一半,小朋友以为他劈腿,气得不行,脾气根本没压住,大吵一架后在床上压了他。


  成靖原本是想着哄哄他,没反抗,可谁知道这小子哭着弄了他一夜,第二天还失踪了。


  成靖于是以为自己被甩了,没过几天就又续了新人,继续快活。


  直到几个月后他身体不舒服,肚子也慢慢变大,公司还频繁出事,他才意识到不对。


  各种消息接踵而至,破产、怀孕、负债,仅剩的房产外有一个人在等着他露面之后囚禁他。


  成靖一手缓缓抚摸着作动的腹部,暗自忍受快要足月的胎儿强而有力的拳打脚踢,他面色苍白,神情却很淡然。


  他现在一无所有,或许跟米双服软,跟他走,才是最优选。


  成靖捱过那难受的一阵,趿拉着拖鞋去给自己下了碗面。


  他不太会做饭,清汤寡水的,几乎一天没吃东西了,胎儿越长越大,顶着胃,他看着眼前的面就有点想吐。


  好不容易艰难地解决了那碗面,垫了肚子,成靖下定了决心,他这座别墅面积很大,他要从后院偷偷溜走,不去别的地方,好歹就近住个院。


  最好最好,不要让米双发现。


  虽然他知道,对于米双这个豪门小公子来说,A市没有他想找却找不到的人。


  但没关系,只要米双的人手都守在他家附近,就不会有人知道别墅里已经空了。


  今天天色已经擦黑,成靖捧着肚子跪在橱柜前把户口本身份证银行卡收拾了一大摞,以防万一又拿了点现金。


  怀孕到现在36周,离生产还差不到一个月,成靖已经很长时间没去做产检,孩子到底什么情况只能听天由命,肚子已经很大了,他恨不得里三层外三层地把自己包起来,最终套了件宽大的黑色风衣。


  这么长时间过去,成靖早就把监视他的人换岗的频率摸清了,趁着黑衣人去喊下一波人换岗,就蹑手蹑脚地穿过后院,后院门矮,设计时设计成了低矮的围栏,到现在没有半点遮蔽作用,成靖尽量快速地窜出去,但他挂着个那么大的临产孕肚,又能跑多快?


  监视他的人换岗很快,成靖扼腕之余闪身躲在了墙角,他尽量压低身形,却根本没发现那黑衣人拿出了对讲机。


  难捱的假性宫缩又一次来袭,成靖脸色难看,半蹲在原地动弹不得,攥着腹侧衣料的手背上青筋迸起。


  成靖不知道这正不正常,轻微的疼痛伴随着发紧发胀,肚皮绷得像一颗充满气的气球,这一次足足持续了七八分钟。


  结束时成靖颤颤巍巍地呼出一口气,双腿酸麻,这姿势本就累人,他咬牙撑住大腿站了起来,腹底又是狠狠一坠。


  成靖差点哼出声了,千辛万苦咽了回去,可等他一抬头,却发现有个人就站在门口看着他。


  “……米双。”


  米双眼神复杂,先看着他苍白的脸,又低头扫视他掩在风衣下的腹部,低声说:“成总,真是狼狈啊。”


  成靖见到他反而放松许多,反手撑了撑腰,紧绷的腰腹得到片刻舒展,他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好久不见。”


  米双扬手,黑衣人凑过来,他低声说了几句话,成靖没听清。


  成靖直言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米双沉默片刻,歪了歪头:“我想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我有选择的权利吗?”


  闻言,米双又安静下来,小声地、委屈地说:“我不想强/迫你。”


  成靖是吃小绵羊那一套,但他又不傻,此时真想一指头摁米双脑门上去:你强/迫我的还少吗!


  成靖真累了,“老子认栽,全是我自愿,行么?”


  就这样,成靖被米双带到了他的地盘。


  到地方之后成靖已经彻底放弃抵抗,毫无防备地睡了过去。


  米双在他睡着之后坐在他床前,凝视着成靖的睡颜,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看了好一会儿,弯腰去解成靖的衣服,成靖穿得很多,这样睡肯定会不舒服。


  米双将手下的衣物一层层剥开,成靖腰间圆隆雪白的孕肚露了出来,米双神色茫然,一只手挨上去,被肚子里的小东西轻轻踢了一脚。


  “唔——”


  成靖闷哼一声,英气的眉头皱了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


  米双呆在原地,手足无措。




评论(1)

热度(106)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