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

风流金主×黑化小绵羊(中)

攻生子

梗概:临产孕夫攻高热咳嗽但怕咳破羊水不敢咳,委屈大爆发猛男哭哭

本章节字数3k6,爱发电更新




  成靖第二天醒来时整个人很懵,兴许是因为昨晚吹了风,他头有些疼,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人换了下来,他挑了挑眉,并没有多惊讶。


  米双此时正在楼下做早餐,成靖毫不见外地下楼等着吃饭。


  两个人碰面,彼此什么都没说,成靖咬了口吐司,隔着丝质睡衣揉了揉鼓胀沉重的肚子,总觉得今天尤其憋涨,慢悠悠道:“我没有别的要求,只有一条,我得去医院。”


  米双没说话,成靖身体不舒服,脾气自然不会多好,等了半晌不见他开口,皮笑肉不笑道:“不是吧大少爷,连个孩子都不让我生?”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米双纠结地看着他,“你肚子里,是谁的孩子?”


  成靖眯眼看着他,苍白的俊脸上神色不太友善。 


  米双说:“你脸色不太好,先吃饭。”


  他倒一副委屈样子!


  成靖本来孕晚期以来胃口就一直不好,米双这几句话让他更觉得食难下咽,他猛地站起来,椅子腿在地上摩擦出刺耳的声音。


  成靖本来想很硬气地直接说我不吃了,却没想到自起床来就笼罩着大脑的那股子迷蒙钝痛伴随着他突然的动作变得尖锐起来,他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痛着,眼前阵阵发黑。


  米双被他吓一跳,抬头竟然看见他站都站不稳,连忙想过去扶他,不知道想到什么,伸出去一半的手又收了回来。


  成靖缓了缓,明明没吃几口饭却想吐,喉结艰难地上下滚动着,他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抵着侧腰,觉得眼前的东西重影,腿也发软,他真的有点站不住。


  这时候还能怎么办,成靖难受得呼吸困难,扶着桌子的手都开始因无力而颤抖,成靖不敢想自己一头栽到地上会摔成什么样,他尽力保持着清醒,缓慢地滑坐到椅子上,他鼻子似乎塞住了,这股子蔓延全身的不适来得很突然,成靖白着脸靠着椅背喘了半天气,才攒起一把子站起来的力气。


  米双就不发一言地看着他踉踉跄跄地回了今早醒来的房间。

评论(1)

热度(97)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