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

父不能凭子贵的甜辛(11)

攻生子紧急避雷

孕囊胚胎依靠植入,全是带球追妻,无反攻

PS:甜辛终于能父凭子贵了!!!



  邵群的身体正如前期所表现的那样,出乎预料地适应怀孕生产的一切,进了产房没多久就被推了出来,肚子上多了道丑陋的疤,怀中多了个胖嘟嘟的奶娃娃。 


  赵锦辛情况糟得多,在ICU多躺了两天两夜,才悠悠醒转。 


  长时间动弹不得使他十分难受,醒来后病房空无一人,睁眼都费劲,他有些茫然地适应着麻木僵硬的身体,知觉回归后才感受到鼓胀的腹部撕裂般的痛。

 

  “唔,咳咳——” 


  赵锦辛喉咙干涩得厉害,一时间被自己的气息呛住,嘶哑地咳起来,黎朔只是去上了个厕所,出来看见的就是赵锦辛趴伏在床头,咳得撕心裂肺。 


  他赶紧给赵锦辛倒了杯温水,又摁了铃叫医生来。 


  “你醒了。”黎朔将温水递给赵锦辛,低声询问。 


  赵锦辛接过那杯水,小心翼翼地靠在黎朔为他调高的病床上,觑着黎朔眼下的乌青,心里难得打起了鼓。

 

  “邵群生了个儿子,程秀,程秀已经来医院照顾他了。” 


  赵锦辛一惊:“我哥没事吧?” 


  “你别激动,他恢复得很好。”黎朔脸色未变。 


  赵锦辛露出安心的表情,似乎生怕他说出什么话来,又低下头摸着自己隐痛的小腹,一副拒绝交流的态度。 


  “不管你怎么想,我和周谨行没有任何朋友之外的关系,他有自己的伴侣和家庭,”黎朔突然解释,“如果你因为他和我闹别扭,那是非常不理智的行为。” 


  赵锦辛没想到他会解释,略带惊讶地笑道:“黎叔叔,我怎么会怀疑你呢。” 


  此时医生进来,将赵锦辛包围,进行了一番精细的检查,最终叫上黎朔退了出去,赵锦辛独自在病房里,眉眼间笼罩着愁思和倦意。 


  黎朔肯定已经知道他的身体情况了,那么…… 


  如果黎朔再次提起打胎,他该怎么应对呢? 


  赵锦辛攥紧了拳头,紧绷的腹部传来踢打的不适感,他眉头却骤然一松,抚摸着肚皮心想:没什么不能应对的。

 

  黎朔再一次进来时果然向他提出了打胎的建议:“我和别人的事解释清楚了,接下来就是你的事,赵锦辛,隐瞒自己的身体状况,置自己安危于不顾,你觉得自己这样做对吗?” 


  赵锦辛原本低着头,再抬眼看他时已经眼含热泪:“不然我能怎么办呢,我还有什么办法,黎朔你告诉我,我还能有什么办法?除了这个孩子,你对我再无眷恋,除了这样做,我还有什么办法留在你身边?” 


  黎朔看着他消瘦的脸颊,心脏浮现难以忽视的揪痛,他无法否认自己对赵锦辛尚留有难以抹杀的感情,却不想再被这个人用谎言和身体束缚。 


  “没有任何人,是离开另一个人就活不了的,”黎朔说,“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拿自己的命冒险、任性,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你父母怎么办?你的亲友怎么办?” 


  我怎么办? 


  如果你出了意外,我黎朔,怎么办? 


  赵锦辛不会读心术,听不见他心里在想什么,只听见黎朔的意思是让他终止妊娠,让他离开他。 


  “我当然想过,”赵锦辛说,“但我很自私,你知道的,对吧。”

 

  黎朔怒从心头起,压抑着怒火,不想对一个如此虚弱的孕夫大吼大叫,“你需要终止妊娠。”他如此宣判道。

 

  “然后呢,”赵锦辛说,“杀死这个可怜的孩子,然后让我打包滚出你的生活是吗?” 


  他说:“你想都不要想。” 


  赵锦辛看上去可怜极了,高大的身躯佝偻着,小半年的折磨使他单薄得像一张纸片,一阵风就能刮走似的。 


  “可是你会……”黎朔吞咽下那个不吉利的字,低声道,“你需要承担的风险太大了,赵锦辛,你可不可以懂事一点?” 


  “我懂事一点,黎叔叔就能带我回家吗?”赵锦辛步步紧逼,“就能永远不离开我吗?就能像以前一样爱我吗?” 


  黎朔说:“你明知道。”

 

  你明知道不可能像以前一样了。

 

  赵锦辛突然发出了一声压抑着疼痛不适的闷哼,黎朔下意识想去按铃,赵锦辛却抓住他的手臂,摁到自己的肚子上。

 

  隔着一层不算厚的薄被,黎朔明显地触碰到了掌心有力的踢打蠕动。 


  黎朔无法否认,他的心尖如风过江面般起了波澜,赵锦辛虚弱道:“她很活泼,黎叔叔。” 


  这不是黎朔第一次摸到女儿在动,但每次触碰都有不一样的感受,此刻他无比清晰地意识到:赵锦辛肚子里的不止是胚胎,还是他们的女儿,一个出生后应该会很漂亮很漂亮的小姑娘。 


  赵锦辛如愿让黎朔心软了,他观察着黎朔的神色,小声说:“我愿意给黎叔叔生孩子,就算死了也没关系……” 


  黎朔伸手捂住他的嘴:“胡说什么。” 


  他当然知道赵锦辛这种利己主义者说出这种话多半是胡说八道,但现在的情况下谁能愿意听这样的字眼。 


  赵锦辛打量几眼他的神色,确认黎朔已经动摇了,就不客气地推开了黎朔的手,捂着肚子窝进了被子里,说:“反正我是不会打胎的。” 


  黎朔怎么会看不出来赵锦辛什么德行,现在无非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笃定他心软了,没办法再劝他。 


  赌起气来倒是一副很可爱的样子。 

   




 

  此后的十多天黎朔都没再提过终止妊娠的话题,反而将赵锦辛照顾得更精细了,直到出院后赵锦辛被安安稳稳地接回了家,他才意识到黎朔态度转换得有多彻底。 


  倒没有什么复杂的想法,黎朔只是问过医生后,又权衡了自己的不舍和赵锦辛的执拗,最终得出的最优方案,与其任由赵锦辛折腾自己身体,还不如他把人好好照顾到生产,比之以前多加小心,总能少点风险,少受点罪。 


  赵锦辛出院之前去看过邵群,邵群身材恢复得很快,孩子取名叫邵正,个头不算小,李程秀很在意这个小孩子,对邵群的态度也发生了质的转变,赵锦辛就意识到了,他哥比他自己先一步革命胜利。 


  而邵群对他却是担忧又无奈的态度,劝说他以身体为重,别让他和父母担心。

 

  倒是和黎朔说的话不谋而合了。

 

  赵锦辛能说什么,半真半假地搪塞过去,关心了他哥的身体,没多久就跟着黎朔回了家。 


  “疼吗?” 


  黎朔仔细地用搓热的药油帮赵锦辛按摩着规模比进医院前大了不少的肚子,低声询问。 


  这药油是医生专门配制的,能缓解赵锦辛肚皮被胎儿撑开的不适感,同时也能抑制毛细血管出血。 


  虽然效果并不显著,好歹聊胜于无。 


  “不疼,不疼。”赵锦辛回神。

 

  黎朔专注地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赵锦辛长了点肉,摸上去终于不再那么瘦骨嶙峋,叫人心惊胆战,脸色也好了些,虽然还是总不舒服,但他精心的照料总算起了点作用。 


  “黎叔叔真好看!”赵锦辛忽然说。

 

  “嗯?”黎朔问,“怎么突然说这个。” 


  赵锦辛笑得甜丝丝,“没什么,喜欢黎叔叔,想跟黎叔叔睡觉。” 


  “胡说八道,”黎朔脸上满是无奈的神色,“别想那档子事,等你把孩子生下来再……” 


  他话没说完,像是终于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赵锦辛不依不饶地问道:“再干什么?生下孩子就可以干什么了吗?黎叔叔?” 


  黎朔抿着唇沉默了,匆忙地把手里还没吸收的药油擦干净,还不忘给赵锦辛的孕肚抹了一层防妊娠纹的霜,才狼狈逃离。 


  赵锦辛暗自露出得逞的笑意,黎朔的松动在他意料之中,胜利在望,他怎能不高兴?

 

  黎朔搁置了手里的大部分事情,陪赵锦辛在家养胎,赵锦辛自己倒是闲不住想出门,可是这项活动被黎朔严令禁止了。

 

  只能在小区里逛一逛这样。 


  赵锦辛再一次出现在公共场合是邵群和李程秀的孩子的满月宴上。 


  邵群是邵家一根独苗,他的孩子自然更是下一辈的独苗,满月宴办得声势浩大,赵荣天夫妇远在美国,也寄来了贵重的满月贺礼。 


  邵群顾念着赵锦辛身体不便,没让他在宴会上露面,都是家里人,看过孩子就好,不必讲什么过场。 


  经过这一个月,原本皱皱巴巴的小孩已经长开很多,看上去白白嫩嫩,眼睛很大,像紫葡萄一样滴溜溜乱转,他看见赵锦辛就“啊啊”地要抱,赵锦辛和不放心跟来的黎朔对视一眼,十分小心地托着小娃娃的脖子把他抱了起来。

 

  “你好,你好啊正正,”赵锦辛低头逗他,“是不是喜欢表叔,嗯?乖宝宝……” 


  他哄孩子的样子跟别人都不一样,表情比任何时候都要柔和,是黎朔从没有见过的样子,语调微微扬着,像动听的咏叹调。

 

  邵群早就能下地了,看着他抱孩子的样子也不免心生感慨,但还是顾忌着赵锦辛脆弱的身体,将孩子接到自己手里。 


  “你别被他踢到。”邵群提醒道。

 

  赵锦辛攥紧了黎朔搭在他后腰的手,笑道:“他有多大力气,才这么点。” 


  邵群就瞪他:“你自己什么样自己不知道吗?注意着点。” 


  赵锦辛当然知道他哥是为他好,乐呵呵地应了,倒是李程秀给孩子冲完奶粉过来时看见黎朔和赵锦辛亲昵的姿势心中疑惑。 


  他们和好了吗? 


  李程秀是知道赵锦辛怀孕的事的,但他并不觉得黎朔能原谅赵锦辛,毕竟赵锦辛做的事实在太过分,他不知道听温小辉骂过多少次了。 


  李程秀想着:之后再找机会问问小辉吧。

 

  而温小辉得知此事后又如何暴跳如雷,就是后话了。

评论(60)

热度(474)

  1. 共2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