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

【公钟】往生堂来了位钟小姐

如题,泥塑文学,

另外:生子预警,女体怀孕预警,ooc预警




  胡桃外出归来,发出半个月来第一声爆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钟离你怎么变成女人啦!”小姑娘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路回来风尘仆仆的疲累都不翼而飞,尤其是没在自己客卿房里见着橘发至冬毛子,这事更令她高兴,于是边捂着嘴笑边一屁股坐在卓沿上,看着面前大变活人的钟离。


  钟离衣着倒仍然考究得体,但这也没办法让人忽视他身着旗袍,凹凸有致,俨然是女性身材的样子。


  客观来说,客卿并没有失去他的美貌,相反,变成女体后发丝更加柔顺,肌理也更细腻,一张巴掌大的鹅蛋脸上琼鼻娇唇,眉如远山,睫毛纤长,凤眼含羞……


  打住!


  钟离无奈地环着手臂,将饱满的胸脯挤压得更加挺拔显眼,胡桃在一旁都看傻了,他还毫无所觉,不知道该怎么跟胡桃解释。


  正当他纠结的时候,橘发蓝眼的至冬人抱着一堆购物袋冲了进来。


  “先生!先生!”


  他冲进来的动作是那么熟练,好像这是他自己家似的……


  胡桃咬了咬牙,硬了,护摩硬了。


  达达利亚没看见胡桃似的,献宝一样将袋子里时兴的女装展示给钟离看,介绍道:“叶卡捷琳娜替我跑了好几家店呢,有一些贴身的,也有宽松舒适的襦裙,等孩子七八个月仍旧能穿呢——当然,我还会去给先生买的,反正执行官薪酬不低,想必潘塔罗涅也愿意为我们的家庭添砖加瓦!”


  “咳咳!”胡桃大声咳嗽。


  “胡堂主回来了,”达达利亚睁大眼睛,趁机道,“先生你看嘛,胡堂主回来了,往生堂住着未免拥挤,地段也不方便,先生不如去跟我住,今早刚置办的璃月宅邸,红墙绿瓦,格局规整,先生一定会喜欢的。”


  胡桃瞪着一双眼睛,看那样子想把达达利亚碎尸万段。


  一阵微哑的柔和女声从钟离嘴里发出,他叹了口气,无奈道:“堂主莫要生气,事出有因,且让钟某想想,再和你解释。”


  达达利亚揽着钟离的腰让他在一旁坐下,小声道:“坐下说,先生可不要累到了。”


  “是这么回事,”钟离娓娓道来,“那日——”









  事情还要从胡桃离家说起,她一出门,至冬橘毛狐狸撒了欢,日日夜夜往钟离这里跑,年轻人玩的也花,不知道从哪听说钟离曾以女性身份游历人间,便缠着对方化出女体看看。


  钟离对这种事并不在意,反正他宠达达利亚,当即便幻化给他看,哪知道这人得寸进尺,又央求他用女体与之交合。


  简直没羞没臊。


  但是钟离一向有求必应,这就有了那样荒唐的第一次。


  有一便有二,璃月古谚,诚不欺我。


  前段时间倒还好,没出现什么异常,钟离一向以男性自居,根本没想到之后会发生那样的变故。


  直到前几天,钟离发现自己无法自如变幻了,只能保持女体形态,神力流转也有所滞涩,他察觉不妙,仔细内视一番,哭笑不得。


 女体的弊端此刻显现出来,有一个小住户在肚子里安了家,男性躯体没有子宫,有这新生的生命阻拦,自然没办法变回去。






  “所以!钟离你怀了他的孩子?!”胡桃难以置信道,“呀呀呀呀呀!他的孩子!”


  钟离道:“胡堂主息怒,我已接受这孩子的到来,其实这也算是一件好事,不是吗。”


  倒不是生气……不对,就是生气!


  就是那种!自家白菜被洋猪拱了的感觉!


  胡桃摁着暴跳的太阳穴,问:“这件事没有别的人知道吗?”他知道自家客卿和璃月仙人关系匪浅,仙人知道这种事,岂不是要翻了天了?


  “孩子还太小,不曾告知他们,”钟离淡然道,“说来胡堂主应当是第三个知道此事的人,与这孩子算是有缘。”


  “……”胡桃憋了半天,哼了一声,拎着护摩之杖大步流星地出门去了。


  而达达利亚则握着自家先生细软的腰,蹲下身子,撒娇道:“先生跟我走嘛,胡堂主不欢迎我,这是显而易见的!”


  钟离白净细长的手指在达达利亚略显硬挺的头发上轻轻揉了揉,被对方一把抓住,达达利亚对钟离的每一处身体都极为感兴趣,握住这细白的柔荑放在唇边亲吻,他蹲的位置低,眼前就是钟离旗袍开叉下裸露的大腿,细,但十分有肉感,看得他欲火中烧。











  钟离是不会跟达达利亚走的,一日领着往生堂的薪酬,他就一日是往生堂的客卿,只不过待在这里确有不便,最初只是零星几个顾客问到钟离先生何在,为何不见钟离先生,钟离自然不能告诉对方自己就是钟离,只说客卿回家省亲,由他暂代。


  后来见过的人愈发多了,便不止几个在问钟离的去向,由此可见,往生堂客卿钟离在璃月港的声望可是鼎盛得很。


  “钟小姐可是有孕了?”来客是位中年女子,生养过的人眼利得很,即便钟离刚显怀没多久,小腹只将将凸起一个小弧度,对方还是一眼看了出来。


  钟离讶然一笑,细白的手指附在小腹上,落落大方地点了头:“夫人好眼力。”


  “哎呦,真是恭喜,”那夫人道,“倒是看不出来钟小姐已经嫁人了,不过我观小姐身形……”她善意地笑了笑,拉着钟离的手说,“钟小姐的夫君有福气呐,怎么不见他?”


  腰细臀肥,骨架匀亭,是顶顶好生养的身材。


  钟离倒不害羞,他早已过了谈及这些会害羞的年纪,坦然道:“我夫君不是璃月人,这几日有事不在,等他回来,夫人若是再来,倒可以见一见他。”


  “那可是好,”夫人笑了,又仔细打量着钟离的五官,疑道,“只觉得钟小姐与钟离先生气质相近,这细一看,五官倒也像得很。  可是有什么亲缘关系吗?”


  钟离殷红的眼角微微一挑,说:“算是吧。”


  探听出点八卦消息,夫人满意了,又东拉西扯地说了些,才选定了棺木,也定好取货的时间,踩着餍足的步伐走了。


  自这位钟小姐接任往生堂客卿一职,往生堂门外“客户”可谓络绎不绝——倒也不至于都有生意要做,只不过一睹美人芳容,哪怕是一句话都说不上都是高兴的。


  嘿,你可是没见过,钟小姐婀娜娉婷,衣着素来是利落修身的,黑金色传统制式的旗袍更衬得她人比花娇,灿金色的眸子仿佛含着春水,一眼要把人魂都勾了去,朱唇不点而红,面色是不施粉黛的细白润泽,黑色透金的长发松松挽着,作未婚妇人髻,璃月港的青年男子们何曾见过这样的美人,若不是——


  常与钟离先生往来的那个至冬人常常出现在往生堂,看得多了人们大概也猜到他与钟小姐的关系,那位夫人又将钟小姐已婚已育的事传开了,即便如此人们也没熄了心思,依旧日日在往生堂徘徊,看得人心烦。


  达达利亚心烦。


  他回至冬处理了一些要紧事,不过三五天就紧赶慢赶地回来了,生怕钟离先生出什么意外,或者因为有孕诸多不便。


  谁承想一回来就见往生堂门口比肩接踵,这也就罢了,一看钟离正站在门前,正低声慢语地说着什么,魈站在他身侧,再一看屋檐上站着只羽毛雅致的仙鹤,他认得,那是留云借风真君。


  完了,达达利亚挤进去,听见他家先生说:“……诸位若是需要预约殡葬事宜,请排队到仪倌这里记录,往生堂会及时联系诸位,不必等在此处了,今日火伞高张,不如回家以清水解解乏。”


  钟离声音并不细弱,是微哑端丽的女声,闻之如金玉相撞,入耳似涓涓细流,堂下诸人皆沉醉其中,竟是没一人动弹。 


  “喂喂喂,”胡桃从钟离身后窜出来,“不要再聚在这里了哦,璃月港一日有多少人往生,本堂主一清二楚,有需要的再来咯,不然小心我……”


  达达利亚也挤出人群,直接上前搂着钟离的腰,带人进了里屋。


  “公子阁下,你回来了,想必事情已处理妥当。”


  “当然啦,我的实力钟离先生是知道的!”达达利亚低头看着美人包裹在衣衫下的小孕肚,美滋滋道,“先生想我没有?宝宝想我没有?”


  “哼,厚颜无耻!”


    达达利亚转头过去,想看看是谁在骂他,低头才见到绿毛少年仙人,一脸不善地盯着他。


  “降魔大圣?哎呀呀,找我有什么事?”


  魈自然不能在钟离面前口出妄言,又狠狠地哼了一声,紧紧跟在钟离身后,不欲搭理这不识趣的至冬毛子。


  留云借风真君从窗口探头进来,也是语气不虞:“呵,你还敢问。”


  达达利亚气笑了,虽然对这样的情景有所预料,可还是忍不住不服气:“诸位仙人也太强词夺理,我和先生的事你们管得太宽了。”


  他语气带着点委屈的小腔调,钟离微微一笑,道:“添丁本是喜事,何故如此呢?”


  不管别人怎么挤兑达达利亚,只要钟离站在他旁边,那达达利亚就赢了。


  诸仙无话可说,钟离累了,让他们早点回去,免得拥挤。


  达达利亚也因这事吃了教训,之后不敢擅离一步,又护着钟离不叫他去人多的地方,这样做导致的结果就是:


  璃月人再次见到这位钟小姐,已是对方腹大如箩的时候了。

评论(8)

热度(532)

  1. 共4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