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

暗光(2)

互攻双孕

专业知识有查的有瞎写的,看个乐呵就行,我没文化🤤




  现下正值初秋,天气转凉,但又不那么凉,南来北往的活动还没旺起来,建林市公安局正处在每年惯常的清闲期。


  每到这个时节,形形色色犯罪分子好像约好了安分守己一样,除了社区里吵架闹离婚两口子互殴这一类事就没其他案子,警察们天天摸鱼遛鸟,陈江也难得在这段时间里放个假,每天上班点个卯,不愿意在烟火缭绕的警局里多待。


  虽然以前就不愿意在那地方多待,但最近这段时间他好像格外矫情一点似的,闻着局里那一群大男人的味儿就胃里反酸,又时常犯困打瞌睡,陈江不到二十岁就没了父母,近前也没亲人,自己总是要学会惯着自己,不舒服当然就不想去单位蹲着。


    “老大,你这样不是个事啊!”


    队里的年轻后辈陈巡一脸严肃地扯陈江袖子,因为两个人同姓,算是有缘,陈江对他多有照拂,这小朋友对陈江很是亲近。


  陈江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哈欠,“怎么?”


  “老大!”陈巡翻着百度跟他解释,“你看嘛,神经衰弱、营养不足、脑器质性病变……严不严重!吓不吓人!”


  “嗯嗯……”陈江趴在办公桌上眼都快睁不开了,“你说得对……”


  陈巡是真担心他,还在那摇他肩膀,“老大,咱们下午去看看吧,行不,我给你报销。”


  陈江根本没听见他在说什么,嘟囔道:“上星期刚体检过,结果马上就下来了还看什么看……”


  陈巡又气又无奈,但他有什么办法,皱着眉头像个小老头一样盯着陈江看,发现队长原本就很英朗瘦削的侧脸因为这一段时间的食欲不振而变得更加轮廓分明,他一半痴迷一半担忧,心想虽然这样比之前还要帅,但不能不拿身体当回事呀。


  “陈队长!有警情!”


  刚才还雷打不动的陈江“嗖”地站了起来,大喊了一声“到!”


  他迅速整队,同事们训练有素,很快集合完毕。


  “接到举报澜园有团伙聚众贩毒吸毒,证据确凿。”


  澜园名字起得风雅,实际上却是一个风月会所,像这种地方,如果不触及某些底线,是不会有警方沾手的。


  陈江点了点头,在脑子里迅速过了一遍澜园的信息,一大串关系网在他脑子里铺陈,他仔细捋开。


  上警车之后,屁股还没坐热,陈江“嘿”地一声乐了。


  “联系建业资本的张业深,”陈江在对讲机里说,“不,直接带人控制他,别让他跑了。”


  他惦记提防了张业深这么多年,现在倒是直接把把柄送他手里来了。


  澜园会所,正是张业深名下的产业。

  





  

  这确实是一场贩毒案,两伙人在澜园交易,毒品数量不小,交易金额更是庞大,报案人不知道是哪家的二代,能量颇大,报案之后就动用关系把自己择了出去,一切悄无声息。


  陈江觉得蹊跷,但报案人选择明哲保身,他不好多说什么。


  “老大,张业深已经在审讯室了。”

  审讯室?陈江挑了挑眉,问:“谁去抓的人?”


  小警察挠挠头,“陈巡哥吧。”


 陈巡这小子倒利索,张业深在本地势力极大,他直接把人扔审讯室了。


  陈江原本也是这么想的,如果是一般的地头蛇,陈江会根据对方的势力考虑要不要有一点暂时的优待,但张业深这人在他心里有案底,又狡猾得很,只是关关审讯室而已,不是什么大事。


  陈江带着汇报的小警察林田田去了审讯室,方才转身进了门,看见张业深在桌后老老实实坐着,就笑出了声。


  “张总,最近过得还不错?”


  张业深不动声色地揉了揉腰,微笑道:“还好。”


  陈江还真忘了张业深怀孕这件事,抬眼看见他比之一个月前更加怪异的身形,到嘴边的嘲讽一噎。


  “……澜园会所聚众吸毒的事你知不知情?”


  张业深很淡定:“在此之前,我是不知道的。”


  陈江抬眼看着他,张业深依旧从容。


  “陈警官别这么看我,我现在身子不方便,把我吓着了,您还得赔钱不是吗。”


  “当着警察的面敢敲诈勒索?”


  张业深在桌子上摊了摊手:“开玩笑而已,我和陈警官好歹也算朋友。”


  陈江恨不得缝上他那张胡言乱语的嘴。


  张业深又说:“陈江警官对我素有微词,我虽然不是法学生,不才大学时也学过一些相关法律知识,目前这种情况应当追责吸毒贩毒团伙,以及澜园的经理人。作为澜园的东家,依照哪条法律都不该找到我身上。”


  他说得很对,这次传唤也不过是例行审问,建业资本下方资产无数,都有指定的负责人,陈江是追责不到他身上的。


  陈江狠狠刮了他一眼,拿着文件径自出了审讯室。


  好巧不巧,他前脚刚出来,立刻就有人汇报:“队长!有新情况!”


  “澜园会所后院里发现了三具女尸,看着还很新鲜,应该刚死不久。”


  真是扯出藤蔓带出瓜。


  陈江脸色凝重,此时已经晚上九点,他先去尸检部门看了尸体。


  三具年轻女尸,目前还很完整,没有腐烂,也就能明显看到身体上有很多鞭伤和烫伤。


  “小苏,尸检结果出来立马送到我办公室。”


  法医苏征点头应是,看着新鲜出炉的受害者尸体,脸色十分凝重。


  陈江又马不停蹄地去了案发现场。


  “我们发现的时候这三具尸体就埋在这个墙角,埋得很草率,上边这一层很明显是新土,坑挖得不深,从远处能很明显地看出这片土地和别的地方不一样。”


  澜园会所素以清雅闻名,后院修葺地很漂亮,曲觞流水,亭角阁楼,陈江却谨慎地扫视了一圈周围看上去十分平整的草地。


  他不知道这下边还埋着多少秘密。


  “排查一下澜园的地下,”陈江嘱咐道,“仔细些,注意有没有一些毛发和皮脂残留。”


  天色已晚,一出贩毒案演化成杀人案,陈江内心沉重。


  他藏着心事,并没有回警局,护城河边灯火通明,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陈江闲逛了半个小时,人命官司并不鲜见,但三条命压在头上,到底不是什么轻松的事。


  他住在父母留下的老房子里,老房子地段不错,就是老旧。陈江闷头往里走,这小区里住的大多是老人,这个点都睡了,他没想到还能再碰见谁。


  直到被单元门口的大奔晃瞎了眼。


  “陈警官,晚上好啊。”张业深钻出来跟他招手。


  陈江简直无语,传审完张业深就自由了,虽然澜园又出了命案,但再传唤也是明天的事,张业深在他门口堵着干嘛!


  张业深还穿着被叫到警局时那身西装,下摆有些皱了,整个人看上去都有点疲惫,那种秀丽的面孔上也浮着一层颓气,语气倒还精神:“陈警官,今晚我能住在你家吗?”


  他嘴上客气地询问,手上却强硬地拽着陈江进了单元楼,摁了电梯。


  “张业深!”陈江不悦道,“你干什么!”


  进了电梯,张业深才松开他,低声说:“出警局的时候我都听见了。”


  陈江后退躲开他:“听见什么。”


  “澜园出了命案,”张业深拧眉道,“澜园这个地方是老爷子留下的,我管得不多,下边负责人报上来的营收都很正常,现在这么看,澜园内部可不简单。”


  张业深为什么要和他说这些?


  陈江想,张业深就不知道澜园这些事要是闹大了,对他这个大老板也会有很大影响吗?


  张业深笑眯眯地:“我愿意配合警方调查。”


  陈江说:“那你也没必要住在我这。”


  “当然有必要,”张业深老神在在,“一是为了证明我没有参与这件事的任何环节,二是……”


  他很刻意地停顿了一下,拿出一张被他握了很久的体检报告单。


  “我可得对陈警官负责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