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

揣崽的死对头你别碰瓷(3)

  互攻生子


  秦家爸妈知道秦暮怀孕的事情,家里对子女的感情生活相当开明,虽然知道有人让秦暮怀了孩子很吃惊,但也欣然接受了。


  唯一让二老不理解的就是秦暮坚持不说孩子的另一个父亲是谁。


  秦父啜了口杯里的茶,看秦暮也去喝,扬声问自己老伴儿:“他妈,秦暮现在能喝茶吗?”


  秦暮无奈地把茶杯放下了。


  自打父母知道他怀孕,每次回家都这不能碰,那不能碰,明明他自己住着也没那么多忌讳。


  秦母拿着秦暮的大衣走过来,数落道:“说过多少次了,尽量别喝茶,酒和咖啡也不能碰,你这臭小子就是说不听。”


  秦暮悻悻地摸了摸鼻梁:“哦,知道了。”


  “你就会说这一句,”秦母骂他,“你知道什么呀?孙子都弄出来了,儿媳妇还没着落,男的就男的呗,我和你爸连你怀孕都接受了还有什么接受不了的。”


  秦暮解释道:“我说过了,这就是个意外。”


  “意外意外,”秦母说,“你就知道敷衍我老俩,我是你亲妈,你不愿意跟人上床谁能强迫你啊!”


  “我就算是愿意,”秦暮低声道,“那也是意外。”


  秦母说:“说别的没用,你今年必须得结婚,孩子生了立马结,你甭跟我扯什么大道理,说不想祸害人家小姑娘,你不愿意祸害别人,就把孩子亲爹找来!”


  秦暮闷着脑袋不敢搭话。


  秦母:“听见没啊?”


  “……听见了。”


  秦父狗腿地给老婆倒了茶递上去:“消消气,消消气。”


  秦母喝了口茶,语气稍微缓和了些,吐槽道:“气死我了,苏晨他妈刚跟我打电话,好一顿炫耀,说他们家苏晨马上要订婚了,说未婚妻如何如何好,结婚怎么了,我还马上要抱孙子了呢。”


  “谁要结婚了?”秦暮抬头问,表情有点不悦。


  “苏晨呗,”秦母说,“你不能忘了吧,就你们玩得挺好的那个小孩儿,你瞅瞅人家,长得好看还会来事儿,你再看看你。”


  秦暮若有所思。


  “你想什么呢,”秦母指着他说,“别这么坐!跟你说多少次了,跷二郎腿得压着我宝贝孙子了,你有没有点自觉?”


  秦暮把腿放下,乖觉地冲他妈笑了笑。


  秦母却一副血压飙升的样子:“你别冲我笑,看见你我就气得头疼。”


  秦暮收了笑,“我去厨房看看阿姨饭好了没。”


  秦父收到他的暗示跟了出去,秦暮低声问:“我妈这怎么了,不是她叫我回来的么?”


  “嗨呀,”秦父也压低声音,“小姐妹攀比呗,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妈盼你结婚多少年了,苏晨这一有信儿,可不把她气着了吗?”


  “有什么好比较的,”秦暮说,“我真不打算找人结婚。”


  “你妈的话,你听听就算了,”秦父叹气,“反正有孩子了,等孩子出来,鸡飞狗跳安生不了,她就催不了你了。”


  秦暮认可地点了点头,深觉姜还是老的辣。


  “行了行了,”秦父催促道,“回自己屋歇着吧,有身子自己多当心点,别什么都让你妈惦记 。”


  秦暮“诶”了一声,回自己屋了。


  秦暮估计自己母上大人是更年期了,脾气这么暴躁,苏晨他妈妈也是,订个婚有什么好炫耀的。


  秦暮想起苏晨要订婚了,心里有点说不上来的气恼,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他很明确的知道自己不喜欢苏晨,两个人也不过是上过一次床的关系。


  哦,还是经年的死对头。


  在家里陪着父母吃了顿饭,秦暮就又回自己的公寓去了。


  回去的时候才发现对面的住户换了人,正有搬家公司跑上跑下地搬运行李。


  他没怎么细看,也怕被人冲撞到,径自回了自己家。

  




  五个月的肚子已经不算小了,秦暮向来喜欢修身的衣服,又记不起来自己去买新衣服,秦母就为他购置了一堆休闲宽松款的居家服。


  因此秦暮穿着印着可爱小宇航员图案的大t恤开门时,苏晨属实被惊到了。


  “你这是……”苏晨憋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搞笑了秦暮哈哈哈哈哈……”


  秦暮脸黑了,沉声道:“你是不是有病?”


  苏晨本来没想笑,一笑就停不下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哈哈哈你三岁吗?”


  秦暮抬手便要关门。


  “别别别,”苏晨抵住门框,“咳咳我不笑了。”


  “你来干什么?”秦暮问。


  “拜访一下新邻居,”苏晨嬉皮笑脸道,“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你……”秦暮刚想制止,苏晨已经从他的门缝里挤进来了。


  “哇哦~”苏晨看着眼前的极简风,“黑白灰,不愧是你。”


  秦暮依旧是臭着脸,环着手臂一副“赶紧滚”的架势。


  苏晨没忘了正事,目光谨慎地看向秦暮宽大T恤都遮不住的腹部,又谨慎地开口:“哥,你这肚子,不能是啤酒肚吧?”


  这是什么鬼问题,秦暮一脸不耐,指了指门口示意好走不送。


  苏晨眼珠子转了转,猛地凑近要上手摸,秦暮哪能乖乖站着让他摸,迅速后退了一步,却似乎没站稳,身子猛地后仰。


  他瞳孔刹那间放大了,说时迟那时快,待秦暮反应过来,苏晨已经揽住了他的腰。


  秦暮冷汗都吓出来了,俊脸一片煞白,苏晨还以为他不舒服,忙道:“怎么了怎么了,哪里难受?”


  “……没有,”秦暮缓慢地从他怀抱里脱离,惊魂未定地站稳了,下意识摸了摸浑身上下最脆弱的肚子,“没事。”


  苏晨知道他没事了,又开始饶有趣味地盯着他肚子看。


  “别看了,”秦暮低声道,“有什么好看的。”


  苏晨干脆问道:“我就问你一句,你别骗我,你是不是……”


  “是,”秦暮本来就没打算能隐瞒,破罐子破摔,“我是怀孕了。”


  他几大步走到沙发前坐下,给自己倒了杯白水。


  苏晨跟过去坐在他旁边,因为心有猜测,倒没觉得多吃惊,只是觉得有点好笑:“你生气了?”


  秦暮黑着脸:“没有。”


  这哪像没有啊……


  苏晨觉得更好笑了,秦暮现在就像个大肚子青蛙,鼓着脸在这儿气得说不出话来。


  “喂,”苏晨说,“你揣着我的孩子不告诉我,我还没生气呢,你气什么?”


  “我说了我没生气,”秦暮反驳道,“你凭什么生气,这是我的孩子,跟你没半毛钱关系。”


  这苏晨可就不乐意了。


  “你自己听听你说的这像话吗?”苏晨问他,“没我你一个人能有孩子?”


  他又突然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我懂了,你想自己养孩子,压根就没想过我是吧?”


  虽然秦暮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必然是不能承认,他又闷着不吭气了。


  苏晨见他不说话,知道这就是默认了,一时真有点怒气上头,站起来大声道:“怎么着?要不是我发现了,你还真就一辈子不想跟我说呗?到时候孩子出生了我还得来随份子是吧?将来见了面管我叫叔?咱也算是认识这么多年了,我怎么不知道你是这么自私一人呐秦暮?”


  “……”秦暮哪能就这么听他数落,立马也站起来,“我自私?你都要结婚了你说我自私?你将来怎么都得结婚我给你莫名其妙添个孩子算怎么回事?”


  两个人身高相仿,就这么站着,吵架的劲儿立马就起来了。


  “你听谁说我结婚,”苏晨纳了闷了,“我看你平时闷不吭气儿,脑子里歪理怎么一套一套的?”


  “反正你都要结婚的,一个孩子而已,我秦暮又不是养不起。”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秦暮眼眶一酸,泪珠子就滚下来了,他第一反应就是觉得丢人,侧过脸抬手一阵猛擦。


  “不是,”苏晨震惊道,“你哭了?”


  秦暮哽咽道:“你眼瞎吧,我没有!”


  苏晨:“……?”


  苏晨是真的惊呆了,当年打架打进医院都没见过秦暮掉眼泪,这么多年都是张扑克脸,笑倒是少有见过,哭这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次。


  本来剑拔弩张的气氛又因为这莫名其妙的眼泪散了。


  苏晨扒拉开秦暮的手,眼睛还湿漉漉地红着,跟那张标配的霸总脸真是十足的违和。


  “滚开!”秦暮怒道,“滚!”


  苏晨刚升起的怜惜之情就又没了。


  “行,”苏晨说,“你可真行,秦暮,我算是服了。”


  秦暮犹带着泪花的眼冷冷看着他。


  “这孩子的事儿咱俩没完,”苏晨猝不及防的凑近在他嘴上猛地咬了一口,“没完!”


  说完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


  秦暮被他咬得嘴疼,心想,有病。




晨晨惊讶脸:你哭啦?

暮暮呲牙:闭嘴,你瞎了!

关于霸总刚揣崽就跑了老婆这件事(4)

 攻生子


 “对,肚子很大,”林安然对电话那头说,“看上去没什么大碍,捂着肚子说疼。”


  “这样啊,”林安然尴尬的说,“不是不是,是个男人。”


  “腹水?”林安然说,“太远了,他不久留的,我就问问,你别过来咯。”


  ……


  陈嵊还没醒,林安然纳闷地看着他掩在黑色毛衣下的肚子,因为躺着的姿势,毛衣都遮不住了,腹底露出一小块白皙的肚皮。


  是腹水?


  总共也才不到一年没见,怎么会这么大,林安然觉得纳闷,看见陈嵊那张脸,又兴致缺缺地扭过头不想看了。


  他出神地想着什么事,陈嵊的出现又把他的记忆拉回了那个夜晚。


  确实,他一直在追求陈嵊,因为陈嵊俊美,高冷,优雅,像个王子一样,也因为他作为一个新入职的小职员,没人相信他所说的话,只有陈嵊对他说不要紧,没做就是没做。


  可也是这个人,在那天晚上强bao了他,醒来还口口声声指责自己下药勾引,指责自己的追求别有用心,指责自己辜负他欺骗感情。


  谩骂林安然,说他人尽可夫,是不是谁的床都能上。


  林安然追求他时不只要忍受他的冷待,还有他所有追求者的抨击与针对,这些林安然都能忍,他觉得陈嵊不是没有心的人,他有信心追到他,可他没想到陈嵊不是没有心,他是心肝都冷透了。


  他心灰意冷地离开公司,离开帝都,来到了这里。


  林安然还想起,自己把好不容易做好的小点心送给陈嵊,而陈嵊说什么?他说:不好吃,以后别做了。


  陈嵊胃不好,他为陈嵊备胃药,陈嵊说:别做这些没用的。


  有一次陈嵊被一群少爷拽着去酒吧,可他明明已经很疲惫了,林安然主动为他解围,说今晚还有项目,可是陈嵊说:这件事不是你能管的。


  ……


  林安然叹了口气。


  陈嵊似乎快醒过来了,眉头攒动了几下,手掌已经扶到侧腹上,低低地发出一声痛吟。


  他转醒后看见林安然,猛地想要坐起来拉住他,怕他走掉。


  却没想到起得太快差点一头栽下床去。


  林安然无奈地接住了他的上半身,发问:“你到底什么病,不在帝都治病,跑来找我?”


  “我、”陈嵊本就不舒服,这一下震得肚子发麻,动得厉害,“我没生病。”


  林安然不怎么客气地拍了拍他的肚子,“这叫没生病?爱说不说,既然醒了就快走。”


  话说一半,他掌心下突然有什么动了动,“?什么东西?”


  像个活物。


  陈嵊按住他的手,隔着衣裳附在肚皮上。


  “我怀孕了。”


  林安然本冷着脸,硬被他气笑了,“开什么玩笑?你是男的。”


  “我是男人,”陈嵊低声道,“但是这是事实。”


  “行,”林安然道,“随你咯,你爱怎样怎样。”


  他心里却不忿地想:就算真的违背生理知识男的怀孕了,也不该是陈嵊怀吧,谁能上了他?


  “你不相信吗?”陈嵊向来不会说话,“哪怕知道我怀孕了,你照样不想负责?”


  “你在说什么?”林安然无语,“我负什么责,就算你真像你说的那样,怀孕了,我负责?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凭什么负责?”


  陈嵊似乎没听懂,皱着眉只望着他,神情还真有点委屈的意思。


  “你可别这样看着我,”林安然说,“我不做冤大头的呀,孩子是谁的你找谁去。”


  他暗自翻了个白眼,陈嵊估计疯了,怀的哪门子孕,谁信啊。


  陈嵊后腰酸胀得厉害,只沉默着慢慢地移下了床,可能是沾了身高的光,他肚子看上去比一般的孕妇还大,鼓鼓囊囊地坠在身前。


  “我只和你上过床,”陈嵊突然觉得无力,“你不信就算了。”


  不信就算了,无论是上床的事,还是孩子的事。


  他知道自己不善言辞,说话总是带刺,怕越说越让林安然生气,索性闭了嘴。


  林安然漠然地看着他笨拙地站起来,整理了一下外衣,又将那肚子遮起来,陈嵊说:“你看着我烦,我就先走了。”


  他说走果然没有含糊,林安然注视着他的背影,总感觉他腿微微岔着,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末世队长攻(1)

攻生子带剧情短篇半纯生(但是生不下来)

be警告⚠️⚠️⚠️

本来想写纯生的,但是发现剧情走向适合be,避大雷!!!  


  末世元年,A城的秩序在国家武器的参与下恢复伊始,虽然赶不上末世前,却也已经能基本庇佑城内的大部分普通人。

  这是个比战乱年代还不如的时代,A城沾了军事基地的光,并没有发生过太严重的动乱就已经被强制着走上了末世的新秩序。

  与之相反的是平原另一侧山坳里的B城,A城交通发达物资充沛,末世发生时又恰逢军事演练,百分之八十当地军队都安置在了A城 ,B城作为一个空壳,半年前就已经沦陷。

  丧尸不畏伤不畏死,数量庞大且还在与日俱增,人类在这场战役中处在显而易见的劣势,幸运的是导致丧尸异化的能量也使被辐射的一部分人成了强大的异能者,人类这才具备了与丧尸军团抗衡的力量。

  杨森站在匆忙建立起的城墙上,朗朗白日下竟依稀能听见远方B城大批丧尸的嚎叫声,他沉声道:“B城还有幸存者?这话可信?”

  “报告!”副官大声汇报,“是前锋队用无人机带回来的消息,大概率可信!”

  杨森知道他说的前锋队是谁,B城虽然已经被攻陷,但物资却十分丰富,尤其是在现在这样专业人员和原材料缺乏的时候,那里的武器库被几个核心城市垂涎,不入虎穴焉得虎子,A城的基地负责人当机立断派出前锋队勘探物资,这只小队却再也没回来。

  只用无人机传回了B城仍有幸存者的消息,把自己的命留在那里。

  “好,”杨森说,“通知特种部队,整合人员装备,明早六点集合,前往B城救援。”

  副官迟疑道:“少将,哪只特种部队?”

  杨森斜睨他一眼,掷地有声:“第一大队,我带队。”

  “这太危险了,”副官说,“您是总指挥,不能亲自带队!”

  “我说整合第一大队,”杨森说,“我的直系战队我亲自带队,有问题吗?”

  副官急得嘴上都快长泡了:“少将!”

  杨森:“快速传达下去,明早出发。”

  副官:哎呀!!!

 

  杨森是军事基地总负责人,也是第一大队的队长,末世后在A城担任军备总司令,他还没有去过B城,还没有找过他。

  他的爱人是第一大队的副队长,军事演习时有临时任务留在了基地,没想到这一别就天人永隔。最开始时两个人还有过艰难通信,后来B城大沦陷,杨森发出去的通讯就像砸进万里深渊的小石子,再不见一点音讯。

  他没办法去B城找他,没人知道B城是不是还有活人,也没人知道军备总司令这一去还能不能回来,他是离不开爱人,可是A城离不开他。

  他首先是个军人,其次才是那人的爱人。

  虽然他不后悔,可这个决定让他这大半年里再没睡过一个整觉。

  他不后悔,但也后悔。

  “呃……”

  杨森的手放在军装的扣子上,略显笨拙地解开了那几个纽扣,紧绷的西装下竟然是几层更加紧绷的白布。

  他腰背依然挺得板正,急促地解开层层束缚,饱满的伤痕累累的腹部缓慢地膨胀起来。

  白布的紧紧包裹毕竟不均匀,他肚子上勒痕很重,青青紫紫。

  没人知道冷肃的杨少将军装下藏着这么大的一个肚子。

  胎儿在里边动得厉害,让人怀疑是不是下一秒就要出生了,但只有杨森知道,这个孩子已经在他腹中待了十三个月。这是他与爱人做手术得的孩子,现在同性生子技术虽然不普遍但已经基本成熟,他爱人是个娇气的哭包,他不愿意让小孩疼,选择自己来孕育这个孩子,四个多月时末世爆发,本来要递交的假期申请也搁置了,碍于职位的重要性,他隐瞒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可不知道为什么,伴随他异能的觉醒,这孩子长得越来越慢,他不知道是不是长时间束腹的影响,只好忧虑地等待它的出生,这一等,就等到了现在。

  虽然在母体生长了十三个月,可胎儿似乎并不大。

  杨森不知道生产该怎么样,但他多少知道女性能从子宫把孩子生出来,他体内并没有那个通道,可能只能剖腹产。

  他有所预感,这孩子快出来了。

  杨森今天依旧操劳了一天,到现在腰酸背痛,他洗漱完扶着床沿缓慢躺下了,肚子里的胎儿似乎要把白天被束缚住的行动都在夜晚补回来,根本不肯歇下,可它不想歇,杨森却不得不养足精神,准备明早带队出发,所幸在这么长时间的忍耐中杨森已经练就了肚子里翻江倒海也能安然入睡的绝活,他只轻柔地安抚了几下胎儿,没起到作用,就合眼睡去了。

  


  第二天夜未尽时杨森就起了,他腹中胎儿也没松快几个小时,就又被他硬生生裹紧了布条里,白布是宽大的软布,不好施力,他用力裹上去的时候总是那么疼,腹部滞涨,腰腿酸麻。

  但今天似乎有点不一样似的,下腹部似乎鼓了起来,相反上腹部略微下沉,整个肚子比昨天下垂很多,他不知道是要生了的预兆,用平时的力道去缠腹,却发现下腹部怎么缠都比平时更凸起一些,完全缠不下去。

  他伸手摁了摁,硬邦邦的,也没有太在意这一点,裹腹实在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从天微亮缠到阳光乍现,缠出了满身冷汗。

  杨森没有穿昨天那套军装,换上了更适合动作打斗的作战服,作战服贴身,把他仍旧有些隆起的腹部勾勒出一个略微明显的弧度,可因为是黑色,倒又把这点不协调藏住了。

  热武器在如今依然是有用的,作战服暗袋里能放下许多弹药,他一一填充上。

  不算夸张的说,他这次去没打算回来。

  他考虑过很多,比如基地,现在防御已经完备,需要他的地方不多,就算需要人带头,他手底下不缺良将,所有人都已经不是非他不可,可是他家小朋友只剩下他了。

  如果能找到他,我就陪他回来,如果找不到……如果找不到,我也陪他。

  杨森没有眼泪,他只是觉得该这么做了,再不去,他的小朋友会伤心。


  “队长!”副官把a城市长喊了来,依旧想劝他。

  杨森不假辞色地拒绝,整好队,把后续职务接替的安排发给市长先生,出城了。

  考虑到幸存者人数问题,他们开了三辆改装客车进b城,b城是天险之地,聚集的丧尸不计其数,路又难走,这段路程他们就足足赶了半天。

  “报告队长!”狙击手小张在车的二层夹层做侦察。

  “说。”

  “情况不太对劲,”小张谨慎道,“这片街区明明有打斗的痕迹,现在却什么东西都没有,最怪异的是没有尸体,人的丧尸的,都没有。”

  杨森在副驾驶端起望远镜四处观察了一番,发现确实如此,他抬手示意停车:“异能一队二队跟我下车勘察,其余人保持警戒,原地待命。”

  小张是二队的,异能是预知,时刻关注命令的他收枪下车,余光扫见他们的大队长把手虚浮地盖在腹部,片刻才跳下车。

  他心想:队长肚子不舒服吗?

  刚想到这儿,他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画面:杨森下半身赤裸地躺在丧尸堆里,腿间一片血污。

  小张心乱如麻,他的异能时灵时不灵,他想不通队长在什么境况下会变成那个样子,整张脸青青白白,面无人色。

双⭐攻(番外)

 也不算番外吧,写的比较潦草,给他俩一个结局应该是?

陈慕是个有责任感的人,但是不会轻易动感情,他可能因为晏司沉给他生了孩子就好好照顾晏司沉,但不会因为有了孩子就结婚,因为他觉得自己不爱对方,但是这两个人最后是会扯证的,因为晏哥很不要脸🙊🐶



   不知道是不是该说晏司沉身体素质实在强悍,他当时累得昏睡了过去,陈慕觉得这样不行,还是找了做医生的朋友来,看过说状况还好,可能会有点遗症,但晏司沉身体强健,也可能没什么影响。


  隔天晏司沉才醒,陈慕从外边采买了一堆东西回来的时候,看见晏司沉单手掐着腰,站在婴儿车边上看。


  陈慕震惊:“晏哥?你现在怎么能下地??”


  晏司沉脸色依旧苍白,约摸是腰疼,单手支着,站得却很稳当:“怎么了。”


  陈慕无语地强制把他扶去床上躺着了。


  “慕慕诶,”晏司沉嘴欠,“哥真没事,不就生个孩子,你别紧张哈。”


  陈慕:“……”


  疼得吱哇乱叫的人是我?


  他去给孩子冲奶粉了。


  晏司沉声音哑的厉害,还扯着嗓子喊:“我没看见呢,男孩女孩啊?”


  陈慕:“……女孩儿。”


  “女孩?”晏司沉声音一下子拔高了,“我生了个闺女??”


  陈慕试了试奶瓶的温度,“你重男轻女?那正好以后我养着,你……”


  “……不是,”晏司沉说,“不是,咱俩大老爷们生了个娇滴滴的小姑娘?”


  陈慕无语,陈慕不想说话。


  


  但是再无语他也不能把爷俩扔出去,完完整整妥妥帖帖地伺候完了晏司沉的月子。


  虽然晏司沉一点都没有刚生孩子的自觉。


  孩子满月的时候晏司沉突然说起起名上户口的事,陈慕准确接到了他想领证的意愿。


  “晏哥,”陈慕说,“你生孩子生傻了吧?”


  晏司沉:“那你看咱俩孩子都有了。”


  “妨碍什么?”陈慕冷着脸,“孩子跟结婚有什么关系,咱俩不是情侣 ,你记得吗晏哥。”


  “不是吧,”晏司沉捂着心口 ,一副心碎样儿,“翻脸无情啊,我都给你生孩子了。”


  “我认真讲,”陈慕无动于衷,“这孩子首先看你的意思,你愿意养就你养,你要是嫌麻烦,那就跟着我,我不嫌。”


  晏司沉打量着他的神色,半晌“哦”了一声,捂着肚子侧身躺下了。


  陈慕看着他背身过去的样子,叹了口气,从床头拿了个暖宝宝,悉心贴在晏司沉小腹上,“又疼啦?”


  晏司沉这一个月被照顾得很好,但可能是因为他不注意,也可能是怀孕的时候累到了,小腹经常一阵阵发疼,他一开始没说,还是陈慕看出不对才发现。


  “你气得我。”晏司沉哼唧。


  “……”行叭。


  


  闺女最终落户在晏司沉的户口本上,取名晏琛,晏司沉取的,说霸气。虽然陈慕不知道要那么霸气干什么。


  晏司沉很少去夜场了,他说自己是从良,陈慕不太信,但可能受爷俩影响,他心里有了牵挂,在外边浪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两人双双从良,圈内少了优质资源无数人扼腕。


  晏琛小朋友长到五岁时已经是同龄人里出名的小美人,也是在这一年,晏司沉终于凭借城墙般的厚脸皮和孩儿他爹扯了证。


  晏司沉:谢邀,无证驾车这么多年,老司机终于持证上岗,没别的话,就是感动(猛男抹泪)。

双⭐攻(完)

终于生了

(❤️🔋都开始锁我了?啧,图片还让我镜像,我真的呜呜呜呜梦回铁吧反转看文,难道我要去haitang了吗可是怕警察叔叔抓我😨😱😭)



双⭐攻(3)


开🚘太爽了吧我爱死😋😋😋


别说了,一个字我都发不出去(深呼吸)


老地方见?



带剧情半纯生双⭐攻(2)

  陈慕不想多说,盯着男人的肚子,问:“几个月了?”

  这是完全不去想这也是他的孩子这件事 。

  晏司沉心再大也有点快被气笑了,嗤道:“不知道,应该快出来了吧,可能今天,可能明天。”

  陈慕心说那你还打个屁的炮。

  “这不嘛,”晏司沉没脸没皮,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馋你身子,忒馋。”

  陈慕不愿多说什么,他本身也不是话多的人,从晏司沉身侧挤过去,想去卫生间洗把脸。

  不经意间侧眼一看,晏司沉浅色的上衣后背已湿了整个背心。

  他这才注意到男人面色白的有点不寻常,鬓角的头发湿漉漉的 ,大约是冷汗。

  “喂,”陈慕说,“你没事吧你。”

  晏司沉表情管理满分,依旧是懒懒散散那副欠抽的样子,“没事啊,你知道的吧,快生孩子的时候有一种叫什么来着,对,假性宫缩。”

  陈慕不是很想说话,去洗手间了。

  晏司沉空出来的手拢了拢腹底,那里硬的像块石头 。

  该死的,这崽子真是看见亲爹就急死了想出来。

  我可不是跑过来生孩子的。他心说。

  

  

 嘶,我没开🚗啊,咋还老给屏呢🤔

再不行只能老规矩走❤️🔋了😤


带剧情半纯生双⭐攻

  他从严寒天色走进这暖炉般的出租屋时,并没想到还会看见那个男人。

  男人毫不见外地躺在他卧室的床上,高大的身子侧着微微蜷曲,呼吸声有些重,似乎睡得很沉。

  陈慕已经解下厚重的棉服围巾,带着浑身寒气垂眸看着熟睡的男人,他被子盖得倒是严实,陈慕鬼使神差地弯腰去整理他身上的被子,指尖触到男人腰间的不寻常,传来一阵奇异的震动。

  他惊诧地抬了抬眼,手下并没有小心,往下加力探去。

  许是因为感受到亲生父亲的触碰,男人腰间那团圆隆又开始细密颤动。

  男人睡梦中皱了皱眉头,闷哼一声,似乎要转醒了。

  陈慕与晏司沉是夜场里认识的,准确的说是炮友,男人嘛总有点欲望,遇见对眼合心意的上个床不是什么大事。

  但或许太合心意也不是什么好事,俩人打了一炮感觉十分良好,顺理成章地成了固定炮友。

  晏司沉在圈子里名气很大,个高腿长器大活好,铁1号,吃香得很。

  但却不滥交,这么多年看上眼拐上床的也就一个陈慕,陈慕也是纯情处男,俩人虽说炮友倒也干干净净。

  没人跟晏司沉上过床,也就没人知道这男人下半身还多了点不该有的东西。

  除了陈慕。

  而且他不光知道,见过,他还尝过。

  “唔……”晏司沉浓眉皱起,缓慢地睁开了眼睛,迷蒙中看见陈慕站在床前,哑着嗓子叫了一声“慕慕”,伸长了手把人拽到了床上。

  “诶你……”陈慕正被他畸形的身体惊得脑子眩晕,被一拽差点倒在他身上,慌里慌张往边上略闪开一点。

  晏司沉毫无自觉,把陈慕揽在怀里,“别吵,困。”

  男人隆起的腹部抵在陈慕腰间,里边的东西似乎不安地作动。

  陈慕被他揽着,看他困倦得睁不开眼的样子,没说话,安静着竟然也困了。

  



  陈慕再醒来的时候,身边的床已经空了,他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晏司沉跑来睡了一觉。

  “醒了?”晏司沉靠在门边,黑眸惫懒地半阖,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很难相信这个荷尔蒙爆棚的男人是个双性人,他身高有一米九,肌肉不算壮硕但很漂亮,是一种有力度又有纹理的身材。

  此时仍旧穿着昨天的休闲衣裤,宽松的棉麻上衣被肚子顶出一个圆润的弧度,看着有些紧。

  可能是因为身材高大,他肚子并不是很大,看上去竟然不怎么突兀。

  “你这肚子?”陈慕迟疑地看着他。

  “还用问,”晏司沉不怎么避讳地撑了撑后腰,“怀孕了,快生了。”

  陈慕竟然想问这是谁的孩子。

  他回神并没有如何惊诧:“哦。来我这里干嘛。”

  晏司沉也不在意他的态度,笑了笑:“想你了。”

  “炮友——”陈慕说,“晏哥不是不懂什么意思吧?”

  确实,断了大半年又找回来,不是正经生意人该干的事。

  “懂,怎么不懂呢,”晏司沉说,“孤独寂寞,还是觉得和你上床比较爽。”

  陈慕说:“可是我不想跟你上床了,不行吗。”

  “别吧慕慕,”晏司沉说,“最后一炮,绝不纠缠。”

  说到底俩人分开谁也不怨,不过是陈慕觉得天天因为个炮友被圈子里的骚0找麻烦实在不值当,这才断了,这种肉体交易没什么感情,俩人分得不算难。

  你要是硬要说感情,成年男人哪那么容易跟人有感情,床上那是床上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