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

父不能凭子贵的甜辛(10上)

  攻生子

无反攻,胚胎和孕囊都是植入




  而现场对赵锦辛态度不满的显然不止他一个,洛羿伸手将温小辉拦到了身后,沉声道:“你在和谁说话?” 


  温小辉撸起袖子,一脸凶相,“艹,老子今天教教你怎么做人。”他拽了拽洛羿,“老公,帮我打他。” 


  “好。”洛羿把温小辉推到身后,一个箭步就要冲上去。 


  赵锦辛满脸蔑视,一脚后踩,摆出了攻击的姿态。 


  黎朔怎么可能放任他们在自己面前打起来,何况赵锦辛还是这样的身体,他只能劝说道:“行了,别在我家闹,小辉,你们先回去吧,给黎大哥一个面子,好吗?” 


  温小辉分明还是不忿,满脸气恼地诅咒了赵锦辛几句,洛羿在一旁憋笑,黎朔连忙将两人送出了门。 


  “你怎么又和他在一起?”赵锦辛恶人先告状,“黎叔叔,我真的生气了。” 


  黎朔差点没骂出声,最终还是冷淡地瞥了他一眼,转身继续去了餐厅。 


  或许真是一孕傻三年,赵锦辛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的话不太合时宜,他懊恼地拍了下脑门,追上黎朔,撒娇道:“我有点累了,黎叔叔。” 


  黎朔将剩菜放进冰箱,说:“累了就去睡觉。” 


  一碟碟即便被享用过但看上去依然可口的饭菜象征着在赵锦辛来之前,黎朔和那两个人愉快地聚了餐,而黎朔和他在一起这段时间却从来没有兴致张罗这么一大桌饭菜。

 

  赵锦辛撇了撇嘴,黎朔看见后问他:“你饿了?”


  赵锦辛哪里吃得下什么东西,故作乖巧地摇了摇头,他这副模样又叫黎朔看着不忍心了,主动接过了他的行李箱,轻飘飘的,倒是累不到娇贵的孕夫。 


  第二天赵锦辛就去了公司,黎朔问他他也只是含糊其辞,黎朔本能地觉得不对劲,跟上去才知道是恩南与宏运的会晤。 


  他有点生气又有点好笑,赵锦辛恨不得把周谨行这个人从他的整个圈子踢出去,却并不知道自己这种行为幼稚到令人发笑。 


  可惜他找过来的很早,还是和周谨行碰了面,周谨行很惊喜,两人在会客室相谈甚欢,而赵锦辛似乎因为助理的过失提前跟去了会议室。 


  “赵锦辛他,”周谨行皱了皱眉,难以忽视心底那点不适,“他是不是怀……” 


  他家里孩子是多,但没有一个是他和丁小伟的,他们并没有经济压力,在丁小伟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也曾了解过男性生子技术,知道这项技术虽然还不算普及,但也不罕见了。 


  赵锦辛整个人面色颓败,虚弱苍白,虽然还支撑着那点意气风发的精气神,到底看得出来大不如前,身材的走样在西装之下无所遁形,赵锦辛似乎也没太走心地遮掩。 


  周谨行看得出来,黎朔并不吃惊,他无奈又头疼地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可是……”周谨行也替他为难,该问的话在看见黎朔这种神色时已经了然,最终只是拍了拍黎朔的肩膀,长叹了口气。


  两个人相对唉声叹气,倒是黎朔没忍住轻笑了声,“算了算了,我有我的打算。” 


  他转了话头一问:“你家里怎么样?” 


  周谨行真是个很顾家的男人,一谈到家庭他就眉飞色舞,滔滔不绝,黎朔能从他的每个字中品味出他对他夫人和家里的几个孩子的爱。 


  双向的爱和责任编织出一张名为家庭名为幸福的网,黎朔艳羡不已。 

   



  邵群到恩南的时候看到的画面就是门里的黎朔和一个陌生男人相谈甚欢,而门外赵锦辛佝偻地站着,一动不动,像个雕像。 


  他怒从心中起,大步冲向赵锦辛,发现表弟脸色煞白,对他的到来甚至没什么反应,直到他拽了拽赵锦辛的手臂,赵锦辛才小声说了句:“我肚子疼。” 


  邵群看他这副样子,顿时更生气了,压抑着怒气问道:“还好吗?锦辛,你看着我,要不要去医院?”


  他语气称得上温柔,赵锦辛脱力地靠在他身上,没说话,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压抑的痛吟。 


  邵群自己已然是临产之身,哪里有把握把赵锦辛送去医院,他没耐心也没心情敲门,扶着赵锦辛直接开了门,会客室的两个人都看向他,邵群怒道:“锦辛很难受,快送他去医院!” 


  黎朔哪里没看到赵锦辛几乎挂在邵群身上,他冷嘲热讽道:“赵锦辛是你邵群的亲表弟,凭什么叫我送医。” 


  赵锦辛半阖的眼眸猛地看向他,黎朔被这眼神刺得心头闷痛。 


  邵群本就被这两个人气得不轻,原本被刻意忽视的假性宫缩也愈发强烈起来,他托了托沉重的肚子,一大滴冷汗从脸颊边滚落,气势却丝毫没弱下去。 


  邵群阴狠地说:“希望你不要后悔,黎朔。” 


  黎朔冷淡又高傲地瞥了他一眼,用眼神告诉他:我黎朔绝不后悔。 


  邵群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看自己的表弟,又看了看旁边明显尴尬的陌生男人,拿出手机来拨了个电话。 


  对方表示很快就会来接他们两个,邵群紧绷的心弦才骤然放松下来。 


  “锦辛他很不舒服,他肚子疼,”邵群忍着自身的不适,质问黎朔,“你没看见吗黎朔?” 


  赵锦辛难受,黎朔比谁都心疼,如果不是邵群突然来这里败他的兴,黎朔绝不会说出这么难听的话来。 


  但邵群显然没有这个自知之明,他剧烈地喘了几口气,将赵锦辛安置在椅子上,膨隆的腹部坠着他的腰,邵群不可避免地在黎朔面前显了孕态,他难受地撑着后腰砸了几下,心中怒火依然在燃烧。 


  邵群说不上来自己是在气谁,气黎朔这假洋鬼子心狠?气赵锦辛没出息?还是气自己坑人不成反被坑走了个弟弟。 


  “你明知道锦辛现在身体不好,”邵群终究还是没忍住,“还把他一个人丢下,和别的小白脸乱撩?姓黎的,你他妈还是不是人?” 


  黎朔牙关紧咬,控制着自己不去看赵锦辛,语气平稳冷静地嘲讽邵群:“你有什么资格骂我,邵群,你的表弟和你一个德行,骂我之前先骂骂你自己吧。”



评论(73)

热度(393)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