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

父不能凭子贵的甜辛(4)

避雷:攻生子

无反攻,胚胎孕囊都是植入


  邵群来赵锦辛这里,自然不可能只是为了骂他一顿——在哪骂不行,非要跑到跟前来。 


  他带了一整个营养师团队,团队配有一个顶尖的私人医生。程秀还在家等他,邵群不可能放任自己留在赵锦辛身边,他很了解这个弟弟,如果身边没人约束,他能堕落到地心里去,但眼下他的身体状况明显不适合他自甘堕落。 


  “听营养师和医生的话,”邵群严令禁止,“不准喝酒,不准找那群人玩,就算想追那假洋鬼子,也一定以身体为重,听见没?” 


  赵锦辛哪敢反驳。 


  邵群不知道想到什么,皱眉低骂一声,扯着赵锦辛的手放在自己圆鼓鼓的小腹上,低声道:“我警告你,在肚子里养个孩子不是闹着玩的,你的肚子会逐渐变大,他会在里边拳打脚踢,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锦辛。”

 

  他这个举动其实是很有效的,赵锦辛不否认在触摸到邵群温热的腹部时心生茫然,也不否认在手掌心被什么东西拱动的时候心存退意。 


  但他不后悔。 


  “哥你放心吧,我没事,你回家好好养身体,别让嫂子担心。” 


  赵锦辛笑嘻嘻道:“嫂子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了,回去哄哄嫂子。” 


  “操,”邵群急忙拿出手机来看通话记录,李程秀一个电话都没主动给他打,“肯定是等着急了,我不跟你说了,登机了。” 


  李程秀腼腆,不想主动问他,却把电话打到赵锦辛那里去,肯定是在家里等不住了。

 

  邵群来得急走得也急,赵锦辛送他登机后就接到了赵荣天的电话。 


  黎先生和黎夫人要去三亚度假,赵荣天问他争取那个项目是不是也在三亚。 


  赵锦辛心思一转,怂恿道:“爸,你和妈妈也去三亚玩吧,那里气候好,正好我去考察项目。” 


  赵荣天和赵夫人没什么事,当然说好。

 

  赵锦辛摸了摸还一点都不显怀的腹部,记挂着黎朔,既信心满满,又心情复杂。 



   

 

   

  徐大锐找上门来使黎朔略微有些焦虑,他不害怕,只是对那段往事多少有些讳莫如深,邵群的所作所为更给这段往事蒙上了一层阴影。 


  但他不想做额外的事,顺其自然吧,他不惹事,也不怕事。 


  订好去三亚的度假村和机票后一家三口直飞三亚,当地的食材很不错,他们购买了一大堆新鲜食材,打算在住处烤肉。

 

  一家三口感情和睦,在一起时其乐融融,黎朔甚至忘了事关邵群、赵锦辛还有徐大锐的一系列糟心事。 


  此时门铃响了。 


  黎朔前去开门,赵家一家三口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他面前,他瞬间眼前一黑。 


  “Surprise!”赵锦辛笑得异常灿烂,漂亮的脸和上扬的嘴角,是独属于赵锦辛的蜜糖颜色。 


  黎朔满脸尴尬,“你们……” 


  赵荣天毫不见外地打起招呼来,黎先生和黎夫人见到好友也十分热情,两厢和乐,倒显得黎朔格格不入起来。 


  长辈们各自招呼着,相当热闹,赵锦辛趁他们不注意牵住黎朔的手,料定他不敢在长辈们面前跟他撕破脸,在他耳边低语道:“黎叔叔,我好想你。”

 

  黎朔很想把他甩开,但偏偏听出了赵锦辛嗓音里的喑哑和虚弱,一时难以决断。 


  他把赵锦辛的手掰开,站远了些。 


  “赵锦辛,你和我出来一下。”

 

  赵锦辛笑着跟了出去。 


  别墅外清风习习,黄昏的光线朦胧秀美,赵锦辛的脸色在这样的光下白得透明,黎朔知道他本身就很白,但始终不能从脑海里赶出去的某个念头在提醒他: 


  赵锦辛肚子里的孩子在夺取他的生命。 


  “赵锦辛,”黎朔十分严肃地说,“我再说一次,这个孩子我不会要,趁现在还……” 


  “可是我要她!”赵锦辛一脸心碎,“黎叔叔,这是你和我的孩子不是吗?她还那么小,我要她。” 


  黎朔知道他在演戏,赵锦辛对一个未出生的孩子会有同情心吗?那是不可能的事。 


  但这并不妨碍他觉得无奈,觉得痛苦,觉得难以割舍,黎朔脸上已经带上了愤怒的神色,低沉道:“这不是个路上捡的小猫小狗,你要对自己创造出的新生命负责,你懂吗赵锦辛。” 


  赵锦辛立刻抛开那副心碎的面具,笑道:“我不懂,但我知道,每个小孩都需要完整的家庭,这个小baby需要两个爸爸,你说呢,黎叔叔?” 


  黎朔看了他一会,赵锦辛根本不管他在说什么,他所有话都在转着圈为自己求情,极其可笑。 


  根本说不通。 


  黎朔推门回了别墅,烤肉的香味已经散发出来,当地的黑猪肉十分新鲜紧致,上次在周谨行那里就吃过一次,黎朔非常喜欢。

 

  赵锦辛却忽然捂着嘴晃了晃,黎朔不明所以地看向他,赵锦辛弯着眼睛冲他笑,步履平稳地进了卫生间。 


  “锦辛这孩子怎么了?”黎夫人问,“刚刚看着脸色就不好看。” 


  赵夫人也不知道,“没事的,又不是小孩子了。” 


  黎夫人说:“那怎么行,小朔,你快去看看锦辛。” 


  黎朔不得不放下手里的蘸料,不情不愿地进了卫生间。 


  赵锦辛正单膝跪在马桶前呕吐,他捂着小腹,纵然思想上不把这个孩子当人看,身体却依然遵从本能地保护着她。 


  他吐得十分剧烈,几乎没有间歇的呕吐使他青筋暴起,但却没吐出什么食物残渣,都是一些酸水。 


  “你还好吧。”黎朔递给他一块毛巾。 


  他很讨厌赵锦辛,但礼节性的关心总不会吝啬。 


  赵锦辛没接,他看上去与平时意气风发,高傲倜傥的模样大相径庭,再骄矜的人怀孕后也只能被妊娠反应摧折。 


  “黎叔叔,呕……”赵锦辛想说话,但涌到喉咙眼的胃酸没给他这个机会,他连忙俯身又吐起来。 


  黎朔束手旁观,内心五谷杂陈,如果赵锦辛没有骗他,他们两个没走到今天这一步,赵锦辛这样辛苦他一定会悉心照料,但如果真是这样,赵锦辛不会这么早愿意要孩子。

 

  他那么爱赵锦辛,也不会舍得让赵锦辛冒险来孕育两个人的子嗣。 


  没什么好想的,没什么好纠结的,这一切都是悖论。赵锦辛装出一副浪子回头、真心悔改的样子能骗得了谁呢? 


  就算他是真的后悔了,他黎朔不奉陪了还不行吗。 


  世界上总有些事情是没办法回头的,爱意覆水难收,往事破镜难圆。 


  赵锦辛吐了很久,到最后几乎说不出话来,他还是笑着看黎朔:“黎叔叔,能扶我一下吗?” 


  黎朔伸了只手臂过去,除此之外不打算付出任何体力劳动。 


  赵锦辛失笑地看着他修长的手,借力艰难地站了起来,他的手在抖,黎朔不是感觉不到,赵锦辛猛一站起来似乎没站稳,在他面前晃了晃,几乎要一头栽倒,黎朔下意识伸手扶住他,赵锦辛就势倚在他肩上。 


  忍受着头晕眼花和喉咙的灼烧感,赵锦辛在他肩头蹭了蹭,捂着小腹的手越来越紧,“黎叔叔,我好难受,你女儿闹得我特别想吐,你不管管她吗?” 


  黎朔想后退,但赵锦辛虚弱无力的样子看上去根本无法独立站稳,纵使黎朔不想关心他任何事,也不可避免地担心一个有凝血障碍的孕夫摔倒在地上会有什么后果。

 

  黎朔狠心道:“我没参与,所以我不负责,如果你觉得她让你难受了,做手术取出来就是。” 


  事实如此,赵锦辛所有不适都是自找的,他根本不必有任何负罪感和不安。

 

  黎朔心道:是的,这与我无关,我根本不用那样担心他。 


  “真狠心啊黎叔叔,”赵锦辛白着嘴唇笑,“可是我真的很累很难受,你忍心扔下我吗?” 


  他高大的身体似乎支撑不住似的,如果不是靠着黎朔,大概已经瘫坐在地上了,黎朔觉得奇怪,问:“你到底怎么样。” 


  赵锦辛眼眸湿润,疼得抽气:“嘶——可能是刚才呕吐损伤了孕囊,肚子疼。” 


  这个孕囊实在极其不稳定,赵锦辛又不是受虐狂,如果能有更好的办法,他一定会终止妊娠,但他没有,黎朔完全不想回头。

 

  这个孩子创造了无限可能。 


  就比如现在。 


  “我抱你回房间。”黎朔只考虑了几秒钟。 


  赵锦辛怀孕的事赵荣天夫妻俩应该是不知道的,不然不可能若无其事地来跟他们见面,而黎朔也不想让两家父母知道这件事,毕竟赵锦辛是赵家的宝贝疙瘩,为了他冒这种风险,一定会影响两家的交往,从此断交也不是不可能。 


  赵锦辛真心实意地表露出了一脸欣喜,小腹依然抽痛着,但他不在意,把脸埋在黎朔颈间哼哼唧唧。

评论(22)

热度(458)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